今日朝歌 今天是:
  今日朝歌主页 朝歌要闻 图说朝歌 民俗民风 八面来风 社情民意 文苑选萃 读者投稿 编辑手记

 

   

 

文苑选萃 - 读山/殷钟学
读山/殷钟学
 
作者:殷钟学  加入时间:2013-10-15 10:53:03  点击:
家在青山绿水的太行山中。山居生活朴素又简单,无车马之喧嚣,亦无追名逐利之诱惑。劳作之余,我这个爱读书的山汉,因无书可读,就常常默立山隅——读山。
连绵无际的太行山,是一部包罗万象的大书。夫子云“仁者乐山”,其实贫贱愚拙如在下者,亦乐山矣。
内心静虚,方入读山之境。不同的角度,不同时刻,所得各异。这部大书,真乃一部魔幻的经典。
是日,兴之所致,我攀上最高峰。站立于山巅,视界顿时阔大无边,心房也一下子展得无穷大。俗语云:“宰相肚里行舟船。”此时,我这个僻地草民,亦千山万壑,青天白云,尽纳于胸矣。
俯视东方,遥遥见一座高楼林立的城市。卧佛寺的住持庆法和尚遥指东方那座城说,红尘万丈。
贬损也好,责骂也罢,挡不住山里后生扛着铺盖卷儿,跟头趔趄地往那座城里跑。他们才不管什么红尘呢。他们就是冲着这红尘去的。在他们眼里,“红”就是那些叫做钱钞的红红的纸片儿,就是葡萄美酒夜光杯,就是女子的腮红……醇酒美妇,华堂大宅,醉生梦死,哪还记得身在他乡还是故乡?
安乐死。那安乐是艳红的火,我们是扑火的蛾子。
对面山头上,松柏掩映之中,是一座佛教寺院:卧佛寺。寺院里供着一尊光头跣足,倚松假寐的佛。佛也有劳身劳心之累吗?这姿态,是山野的村夫村妇,山间劳作间隙,歇息身体的姿态啊。
神佛也与人一样有身心之累,怪不得现代人都对这行当不感兴趣了呢。
俯视脚下,绿树掩映中,是一座座火柴盒般的民居。两面坡上,有耕耘采集的农夫农妇,和悠闲吃草的牛羊。
身边,两只松鼠在核桃树上嬉戏,一群雀子在开类似“超女”比赛的演唱会,两棵杨树在亲密地交颈窃窃私语。
雀子们没有超女们的媚俗与做作,更没有超女们那么复杂的个人目的。
雀子们只是在为歌唱而歌唱。
在这个红尘滚滚的世界上,单纯到只为喜欢而去做某件事,这种情景大约只有动物界才会有吧?
在这个小小的地球村里,不同种类的生命群体中,唯有我们这些所谓“智慧”的人类,活得太复杂、太琐碎,有那么多的苦恼。我们没有一棵树活得从容,我们没有一只羊活得闲适,我们没有一只鸟活得快乐,我们没有一只松鼠活得惬意……在这科技与思想高度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我们先不要探讨所谓“人生的意义”这类深刻的话题了,我们先看看自己,是不是生病了吧?
最怕暮中看山。最受不了诱惑的,也是这向晚读山。
夕阳西坠,“咔嗒”一声微响,血红的太阳被大山吞进肚腹,无际的大山顿时就没了喧嚣,没了躁动。群山无语,大山复归于庄严与庄重。山际中小小的我,被山的气势压得沉沉地,有点喘不过气来----在这巨大的静谧、巨大的庄严肃穆中,哪敢大声喧哗啊?连呼吸都在不觉中放轻了。
大山无声的威势,压掉了我胸中鸡零狗碎的欲望和烦恼。我静静地肃立,变成了大山中一颗普通的岩粒。
岚雾升起来了,从山脚下,草丛中,缓缓地、无声地升起来了。它们同样不敢打破山的宁静,它们也因山的威严而威严。
千万年来,树木、鸟兽和人,在这大山中生生死死,躯体当然都化作了泥土,留在了大山中。
那些灵魂呢?
这些岚雾,该是他们的灵魂。草木的灵魂,雀子的灵魂,牛羊的灵魂,当然,还有人的灵魂。
那贴附于草坡上的岚雾,是牛和羊的灵魂。它们活着的时候,是与草互生互长的,现在,它们还依附在草上。牛羊的灵魂没忘记草的恩泽,它们活着以草为食,死后就与草相伴,它们是真君子啊。
萦绕于树杈间隙,窜来飘去的雾缕,是鸟的灵魂。树是鸟的家,那些死去的鸟,他们也恋家啊。
其实,谁不恋家呢?
在我身边缠绕徘徊的,是我一代代祖先的灵魂。先人们已故去多年,可他们对子孙后辈的爱,依然深厚。我是先人们一个不成器的后辈,可先人们并不介意我的无能。祖先对飞黄腾达的子孙和平庸的后辈一样眷顾。他们化作岚雾,拥在我身边,抚抚我的脸,扯扯我的衣襟,对我的头发哈一口气儿……先人们对我的爱是这样浓烈,我在这巨大的幸福中,却有一丝伤感和羞愧。
我在用心与袓先交谈:
我说:“我不开心。”
先人们说:“你不想开心,你就不开心了;你想开心,你就开心了。没有谁让你不开心。”
我说:“我想走出大山,去外面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先人们说:“这孩子心火大,去山上采些黃芪熬熬喝吧,去去心火。”
先人说:“活着就是比树叶还稠的日子。”
先人说:“活着说活着,死了说死了。”
先人说:“山没有亏你,草没有亏你,鸟雀没有亏你。”
先人说:“天晚了,寒气重了,孩子,回家吧。天黑了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我的眼中顿时蒙了雾一样的泪水,泪眼朦胧中,我一脚高一脚低地回返,回家。
身边,祖先的灵魂拥着我,殷殷相送。



 

 
     
读山/殷钟学

淇县之窗《今日朝歌》   主持人:贾振君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zgfhz@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