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歌 今天是:
  今日朝歌主页 朝歌要闻 图说朝歌 民俗民风 八面来风 社情民意 文苑选萃 读者投稿 编辑手记

 

   

 

文苑选萃 - 黄帝佑我平安归/徐爱民
黄帝佑我平安归/徐爱民
 
作者:徐爱民  加入时间:2013-8-30 16:35:00  点击:
癸巳年春节刚过,陕西省政府公祭轩辕黄帝陵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就发来函,邀请我作为征文获奖作者参加癸巳年清明公祭轩辕黄帝。对此,我昼思夜想,早早地订好了到西安的往返高铁车票。
43,到西安后我受到了公祭轩辕黄帝陵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的热情接待。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分乘两辆大巴向黄陵县进发。一路上,车上的工作人员散有序,聚有时,还逐个点名,服务体贴入微。到了黄陵只见山势恢弘,祥云飘荡,彩旗招展,人声鼎沸,整个公祭过程既庄重又热烈。午饭后,天忽而转阴,不久便下起了纷纷春雨。听当地人说,每年公祭黄帝之后都要下雨,这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下午的征文颁奖仪式只得在雨中进行了。
颁奖后,工作人员让大家分散活动,说好下午三点二十分集合。到了三点十分,我从车上的同志手里借得一把雨伞,还给河南的一位女同志交代了一句,就去卫生间了。到三点十八分,走到停车场我傻眼了,两辆大巴已经不见踪影。赶忙问停车场的一位清洁工,他说车刚走不到一分钟。这怎么回事呀?雨伞的主人咋会不吭声呀?河南的那位女同志也该吱一声吧?车上的工作人员难道不点名吗?后来,回到西安后我才得知,由于怕雨天路不好走,大巴提前出发了。工作人员核查过人数,也就没再一一点名,雨伞的主人和河南的那位女同志、跟我住一个房间的小伙子碰巧都没在意我还没上车。小概率事件叠加在一块儿,硬是把我“扔”下了。
参加公祭活动的须知是发过,那上边有工作人员的电话号码,但上车的时候我忘在了宾馆的房间里了。这真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赶忙叫出租车追赶吧。叫了一辆车,追了十几分钟,出租车司机也泄气了,说出租车追大巴门儿都没有。无奈,我只好下了车,站在路边企图截得一辆公共汽车回西安。可一连截了几辆,都是满满的人,司机们连停车的意思都没有。
这让我彻底懵了。雨还在下,离西安还有300多里地,但回西安的车还没有着落。44日如果不能回西安,45日的高铁车票就作废了。这还是小事,单位46日的接待活动也要耽搁了。这可如何是好?我向旁边的老乡请教,老乡告诉我,可以截西安牌照的私家车,也许可以让他们捎你回去。于是,我就打着伞站在路边,看到“陕A”开头的车就问一声劳驾到西安捎个人吧。大多数车搭理都不搭理嗖然就开过去了,极少数车只是停停司机摇摇头就又开走了。一连截了上百辆车,没有一辆肯捎我的。
绝望之际,一位摇头开过去的年轻人又把车开了回来,停到了我的身边,招呼道:“我捎上你吧。”竟有如此好事?况且刚才还不捎我。我心里直打鼓:“会不会是坏人绑架、抢劫呀?”小伙子看起来很憨厚,说:“我在西安打工,刚才还不想回西安,后来有事要回。”我坐上了车,还是有些不放心,连忙说:“你如果打劫,我身上也没多少钱,家里也很穷。”那小伙子笑了笑说:“不必这么害怕吧,社会上还是好人多呀。”我问他捎到西安要多少钱,他说看着给吧。我就掏出200元钱放到了他的座位边。
小伙子又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人在高速路口等。这下我更害怕了,上车的是不是他的同伙呀?这下我可上贼船了。忐忑中到了高速路口,上车的却是一位姑娘,这下我的心才掉进了肚子里。一路上雨大路滑,不时看到路边有出事故的车辆翻在路沟里,让我直冒冷汗。
一路颠簸,到了西安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小伙子把我送到一个路口,让我搭乘出租车回宾馆。等我赶到宾馆,公祭轩辕黄帝陵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还在吃饭,我也赶忙坐到一旁用餐,提起一路上的周折,他们连声向我道歉,说可能是省直机关的人上了车,也没有注意到,误以为人到齐了也就没有点名。意外的是,伞的主人居然没有吭声,河南的那位女同志居然没有吭声,跟我住一个房间的那个同志也没有吭声,这一切都让我给赶上了。我听了,也不好对他们发火,连声说是因为自己太粗心了,连他们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保存好。其中的一位工作人员笑着说:“黄帝真是灵验呀,保佑你平安回来了。”一句话把气氛激活了,大家会心一笑,都感到这句话说得很在理。



 

 
     
黄帝佑我平安归/徐爱民

淇县之窗《今日朝歌》   主持人:贾振君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zgfhz@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