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歌 今天是:
  今日朝歌主页 朝歌要闻 图说朝歌 民俗民风 八面来风 社情民意 文苑选萃 读者投稿 编辑手记

 

   

 

图说朝歌 - 探访长眠道人/贾振君、贾东辉
探访长眠道人/贾振君、贾东辉
 
作者:qxjzj  加入时间:2015-8-31 9:20:45  点击:

探访长眠道人

文、图/贾振君

因有“凤凰和鸣”景观而得名——凤鸣山

小石潭边是观赏“凤求凰”的最佳位置

沿着山腰的羊肠小道可攀上凤鸣山顶

长眠道人墓及道观全景图

石砌的道观

道观大殿的残垣断壁

石庵内屋顶

墓碑

长眠道人石碑

石棺残件

遗弃的碾盘,难掩昔日的鼎盛

 

附贾东辉先生散文:

 

 

凤鸣山前千载乐
贾东辉
 
说到凤凰,淇县人首先想到的是,淇河岸边许穆夫人当年钓鱼的地方--凤凰台,生活在凤鸣山脚下的淇县人不会想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神话故事,与淇县有着不解之缘。
凤凰作为人类美好与幸福的使者,在中外民间神话中广泛传播。传说上古天方国有一对神鸟,雄凤雌凰,每五百年,它就背负人间所积累的忧、愤、仇、怨,投入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为代价,换来人间的幸福与祥和,凤凰在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之后,生命得到新的升华。浴火重生的凤凰,其羽更丰,其色更艳,其音更清。
作为神话传说,自然不能当真,但稍加思索,便不难发现,凡流传久远的神话故事,绝非空穴来风,它的产生,必然有其人文和自然背景,并寄寓人类某种美好的愿望。比如白蛇传、牛郎织女等都是如此。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故事源于何时何地与何背景,恐怕永远也找不到正确答案,只能成为人们的一个美好的想象而已。
假日与好友结伴出游,一路穿朝阳寺,过朝天门,至分水岭,驻足休息,环顾四周,忽见南面的山坡不远处,一块巨石上写有“凤鸣山”三个朱漆大字,心中不免顿生疑窦,站在分水岭向南望去,此山平淡无奇,貌不惊人,既无峻崖险峰,又无流泉飞瀑,更与凤凰无关,何以“凤鸣山”名之?
由分水岭向西南老寨方向走约二里许,在山脊的南侧阳坡处,有一石头建筑群,整个建筑全由清一色的石头砌成。走进细看,呈现在眼前的是石底石顶石门窗,石阶石炕石院墙。建筑共有石板屋11间,有的互相连接成内外套间,看上去别具一格,十分有趣。屈身走进石板屋内,周身顿感一股凉气,仰望屋顶,石板缝隙间还透着几缕阳光。由于常年无人居住,年久失修,显得有些破旧。没到夏季,院内长满了各种野菜,却鲜有人采食。
紧挨石板屋西侧,为三间背山向阳的木石结构主建筑,这里原来是一座道观,虽然房屋早已坍塌,房屋内外到处长满了荆棘和杂草,但房基轮廓却很清晰。距道观西侧约50米处,是一个石头砌成的墓穴,墓室早已被盗,仅剩遗址。在散乱的石头中间,有几块石碑,根据碑文记载,得知墓主人原来是一个道号“长眠”的道人。在其中的一块石碑上有这样一幅对联:凤鸣山前千载乐,龙潜谭下万古传。这立刻使我想起了刚才在分水岭处看到的“凤鸣山”三个字的由来。心想古人将这荒山秃岭冠以“凤鸣山”的雅号,也真够附庸风雅,别出心裁。
面对眼前这片建筑群,遥想当年这里的热闹景象,不由想起了一个问题,环顾四周,这里既无山泉,又无水井,当时人们的生活用水如何解决?如果到朝阳寺取水,由于路途较远,长年累月,显然不大可行。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道观下面的沟底下,必有一处山泉,可供人们一年四季生活用水。向下俯看沟底,被茫茫荆棘遮掩,深不可测,但为了满足好奇心,还是蹲下身子,冒险向下摸索。下到半山腰,依稀可见一条羊肠小道,可直达沟底。下去之后,发现沟底并无流水,正在茫然之际,山坡上传来了山羊的叫声,根据经验,放牧的地方与水源一定不会太远,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在距沟底不远处的山坡上,找到一个山泉。一汪池水清澈见底,虽不足以成溪,但足够几十人生活用水。于是,便忙起身招呼同伴,过来洗手纳凉。就在我起身眺望的一霎那,奇迹出现了,在对面山崖的顶端,一对酷似凤凰造型的自然雕塑,跃然眼前。由于天清气朗,视线极佳,就连凤凰头上的凤冠,项上的羽毛,和那拖着的长长的凤尾,都清晰可辨,形象生动逼真,这不正是石碑上那副对联所描绘的“凤鸣山前”的景象吗?于是在我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幕——
很早以前,一位老者云游到此,发现这里十分幽静,山上是林荫草茂,鸟语花香,山下是龙潭荡漾,石上清泉,觉得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更是一个理想的隐居之处。老者便在山腰之上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搬石砌屋,隐居下来。在一个天高云淡,风清气爽的初夏,老者下山取水,在返回的路上,老者停下脚步休息,就在抬头擦汗的那一瞬间,对面山崖上仿佛一对引颈高歌的凤凰,出现在老者眼前,老者欣喜若狂,心想这不正是神话传说中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真实写照吗!正不知为此山冠以何名的老者,此刻脱口说道,就叫“凤鸣山”。回去之后,老者提笔写下了这样一幅对联;“凤鸣山前千载乐,龙潜谭下万古传。”……许多年过去了,老者也离开了人世,人们把他葬在道观的西侧,并将他亲手写的那副对联,刻在了墓碑上。
回想一路的所见所感,从第一次看见“凤鸣山”这三个字,到发现墓碑上这三个字的出处,再到古人为何将此山冠名以凤鸣山,不禁可笑自己的浅薄,更佩服古人智慧。



 

 
     
探访长眠道人/贾振君、贾东辉

淇县之窗《今日朝歌》   主持人:贾振君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zgfhz@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