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歌 今天是:
  今日朝歌主页 朝歌要闻 图说朝歌 民俗民风 八面来风 社情民意 文苑选萃 读者投稿 编辑手记

 

   

 

文苑选萃 - 乔孟村为何改名桥盟村/蔡云
乔孟村为何改名桥盟村/蔡云
 
作者:蔡云  加入时间:2016-2-25 9:02:40  点击:

 

在淇县城西北5里地有一个桥盟村,过去叫乔孟村,据说是很早以前一家姓乔的和一家姓孟的最初来这个村定居而起的村名。现在的这个村没有了姓乔的和姓孟的这两个姓氏,而且连村名也改成了桥盟村,为何抛弃了原来的乔孟村而改名桥盟村呢?这里边有一个说法。
事情要从桥盟村东边的京深铁路说起。京深铁路最初叫卢汉铁路,是指卢沟桥到汉口的这一段铁路,淇县段于清光绪25年即公元19065月修通,是英国人主持修建的。当头一年开始修建时,乔孟村(当时还是这个村名)的群众就要求在村东路基下留铁路桥,一者方便交通,二者方便排水。他们的要求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乔孟村的北边紧靠着赵家河,一但河里发大水,因河堤太低,河水就有漫过乔孟村的危险。但是,淇县城里也有人说,清文宗咸丰4年(公元1854年)6月,有一次赵家河发了大水,河水漫过了整个乔孟村东部大半道街,汹涌的河水直往东南淇县城滃去,县城西门进了水,淇县县长率军民奋力抢险,都堵不住这股洪水。突然从乔孟村漂来一个大麦桔垜,堵塞了城门,城里的人才得以用石头、泥土、被子等堵住了洪水。想起那次大洪水,淇县城里的人都后怕。所以他们说,给乔孟村丢出水口,就等于给淇县城增加了危险,这个出水口是万万丢不得的。一时间,两种观点形成了鲜明的对抗,双方都派代表到铁路局请求,铁路局谁也不愿得罪,模棱两可,支吾其辞,一直没有明确表态,这事也就搁下不提了。
但是乔孟村的人不依不饶,就转向工程方说事,说如果再有一个大涝年,乔孟村往东排不动水,那这个村就全完了。所以非让留一个铁路桥不可。
但对于乔孟村群众的要求,工程方借口依图修建,无权更改图纸,不予理睬。一拖两拖,铁路就修成了,没有给丢路口。偏偏这一年雨水大,没到汛期赵家河就长到了大半河床的水,乔孟村的人群情激奋,每户出一个人到淇县火车站要求铁路当局补修铁路桥,铁路当局一再推脱,不予上报。乔孟村的人在要求无望的情况下,联合了铁路西的小洼村、黑龙庄村、小泘沱村、上曹村、下曹村、大泘沱村等数十个村庄的群众约500多人采取了过激的集体卧轨行动,迫使铁路当局当面答应了群众的要求。但是,在第二天的夜里,这几个村的挑头人都遭到了逮捕。小泘沱村的苗修元在被捕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因他家在淇县城开有染铺,因而引起了淇县工商界的重视。淇县有一个叫余德水的买卖人,在南方做买卖时参加了同盟会,他始终关注着局势的发展。他带人到乔孟村及赵家河实地进行了详细的考察,认为两全齐美的解决办法就是,第一是在乔孟村北边增高、加固赵家河的河堤,先杜绝河水南流的问题。第二是,在乔孟村东头可修一个小一点的涵洞,既能走路,又能排少量的水,对淇县城也构不成危险,淇县方面就没有意见了。由于这两项工程简单,想必会达到铁路当局的同意,于是就写成了具体方案,由乔孟村选代表再次到铁路当局请示,并提出释放被捕群众的要求。铁路当局还是没有明确表态。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余德水在城里组织了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的活动,并会同这几个村的群众,组成了大联盟,到淇县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游行队伍冲到淇县火车站,阻碍、扰乱了交通秩序,公开对铁路当局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铁路当局在群众的不泄斗争中终于妥协了,当面和余德水及群众代表签订了只要乔孟村的人不再闹事,铁路当局可以释放被捕群众和在乔孟村东边修铁路桥、北边加固河堤的协议。但铁路当局加了一条由铁路当局出费用,村里出人工的要求。代表们考虑后,为了能实现群众的意愿,也勉强同意了。
随后,在余德水等人的具体催促和组织下,铁路西的好几个村庄都出了大量的人工,使两项工程得以很快的完工。解决了乔孟村东边走路和出水的两大难。这个时候,是公元1908年。
又过了四年,到了1912年春,乔孟村的几个老年人坐到一块闲聊。从满清皇帝聊到孙中山,从康有为聊到同盟会,天南海北,高谈阔论。提起了同盟会,大家很自然的想起了同盟会成员余德水领导的那次大同盟,就有人说:“多亏了同盟会领导的那次大联盟,才使咱们村有了铁路桥。既然咱村没有姓乔的和姓孟的两姓人家,咱村的名字也名不副实,干脆就改明桥盟村吧,也是对那次大联盟的一个纪念,说明铁路桥和护河堤来的不容易。”达到了大家的赞许后,这几个人就分头下去征求意见,达到了村里人的广泛认可,于是就在村东铁路桥涵洞的北边立了一块石碑,正式改名桥盟村。
那时的铁路桥只有三米宽,1955年又发大水,铁路西的大洼和小洼村的雨水滃了过来,桥洞排不及水,人们往铁路东去只好爬铁路坡横跨铁路,十分危险,也有人因此送了命。已是70多岁的余德水再次代表桥盟村的群众向新中国的淇县铁路局提出扩大桥盟铁路涵洞的要求,很快达到了批复。淇县人民政府马上组织施工,在1956年春赶在讯季之前不仅扩建了铁路桥,还增高、用石头铺设了一里半长的赵家河河堤,彻底断绝了水患。只是那块珍贵的石碑在这次铁路桥涵洞扩建时被毁而筑成了桥壁,成了那段悲壮历史的永久的见证。
18739247765
2016117



 

 
     
乔孟村为何改名桥盟村/蔡云

淇县之窗《今日朝歌》   主持人:贾振君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zgfhz@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