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歌 今天是:
  今日朝歌主页 朝歌要闻 图说朝歌 民俗民风 八面来风 社情民意 文苑选萃 读者投稿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 我与大师擦肩而过
我与大师擦肩而过
 
作者:qxjzj  加入时间:2017-4-11 9:59:43  点击:
诸位好,我们又见面了。
 
在下今生错过了与陈忠实谋面的唯一一次机会。
陈忠实倾其一生,精雕细琢了一个《白鹿原》,这是一部史诗般的鸿篇巨著,浓缩了中国六十余年的近代史,凭此作品陈完全有资格问鼎文学诺奖。对作家而言,高产固然可贵,但衡量一个作家或作品的价值,其底蕴或影响力可能比前者更重要,《白鹿原》就属于后者,再过三五百年亦不会过时,而且就像一坛陈年老酒,放之愈久愈加醇香。为什么这么说,因作品的核心宣扬的是儒家思想的精髓,你说,何时能过时?
但是,陈忠实是一代遭罪的大师,生前既没声名显赫,也未带来滚滚财源,因其作品的“政治立场”有问题,还“涉黄”,宣传部门审核时未能过关,责令陈几易其稿(一生都在改),后来随着“思想解禁”,最终作出决论:不得拍影视剧,不得翻译外文,勉强开了一个口子,可国内出版。因此,说陈贫困潦倒可能有点过,但写《白鹿原》未能彻底改变其生活或命运,反而招致了大麻烦或厄运却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枰,说实话,陈忠实是超一流的文学大师,凡是懂点文学的人,早已在自己心中无可争议地把诺奖颁给了他,从这个角度讲,陈死而无憾,他的荣耀于身后得到了。
在下只读过一遍《白鹿原》,即达到几近能粗略复述下来的地步,可见烙印之深刻,可见好作品之魅力。因此对陈先生景仰有加,只是苦于无缘,兼于更多的自卑。
机会来了。
去年五一小长假,在下与沛公、方校座、陈校座、冯教授一同出游,笫一站为三门峡,往下呢,拟穿越晋中平原,考察黄土高原民风民俗。谁料,第二天早起,几个人一拍脑袋,说计划另改,直捣西安,领略古都风貌。
在西京古城的一座高楼上,突然看到一条悬挂的横幅,上面是悼念陈忠实的内容,大家才联想到陈先生逝世这档事。适逢其时,在下提议,立时买花圈,到殡仪馆,去吊唁一代宗师和心中的偶像,在下还特意摸了摸口袋,所剩虽不多,但还有几百元,够上一份礼金。他们几个说,吊唁可以,随礼就免了吧,显得有点俗。就在我们准备行动时,不知谁翻看了手机,说陈先生的遗体在北京八宝山公墓殡仪馆,以方便全国人民与之告别,当时听着挺权威的,也合情合理,来不及多想,只好打消了此念,叹为憾事。
继续游走三秦大地。
返回后,在下又专门上网搜索此事,这一看,真是后悔到家了,千真万确,陈忠实先生就安卧在西安的百花丛中,本来可以一睹其遗容的,这一走,今生算是没戏了,永远……
好了,就到这里。



 

 
     
我与大师擦肩而过

淇县之窗《今日朝歌》   主持人:贾振君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zgfhz@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