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一卷》 今天是:
- 冯保玉 - 平 安 是 福
平 安 是 福
作者:冯保玉   加入时间:2007-10-10  索引号:    点击:1705

   
  
      国庆节趁放假回老家看望爸妈,闲了没事,跟爸妈聊起了天。村里发生的几件事听了只让我唏嘘不已。   
      新忠死了。杨新忠和我是同学,比我小一岁,年仅33岁。听爸妈说他是患肝癌病故的。新忠是三个月前一次在田里干活时,感觉身体不适,软弱无力,认为是昨夜遭凉偶感风寒,也没太在意,后来接下来几天都是如此,才感觉有点不妙,到县人民医院检查,初步确定为肝癌,又到新乡第一附院去复查,果真如此,可是这时已到了晚期,最后不治撒手人间。正值年富力强的年龄,上有双老,下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待产的孩子。   
     国军进了监狱。国军和我是一家之隔的邻居,较我小两岁,是我小时候的好伙伴。国军两年前借钱加贷款买了一辆五十铃大卡,给县里的一家私企运输成鸡。国军很能干,不怕吃苦,不到一年就把借的钱和贷款还清了,家里置满了许多现代化的家俱,成为我们这个小山沟里三里五村有名的人物。可这时国军看到自己挣了钱,便有些轻飘飘起来。他伙同几个拉鸡的工友趁着天黑常把拉来的鸡在半路卸下几笼,等歇工了再卖到饭馆换酒喝,可是没过多久,让公司给发现了,被抓进了监狱,罚了款,后悔已来不及了。   
      四妮守了寡。村西头的四妮,今年才28岁,育有一个6岁的女儿和一个不满两周岁的儿子。四妮的丈夫很能干,而且很有经济头脑。一个月前,眼看快要秋收了,四妮的丈夫便合计着买台切秆机,到秋收时大赚一把。可等买回来了,街门有点小,切秆机进不了家门,他索性就把原来的街门给敲了,向两边扩了扩,可新问题又出现了,原来的铁门小了。四妮的丈夫手很巧,买来点钢管和铁皮,找来个焊机,自己进行焊接。一切准备就绪,正等要焊,焊机出现漏电,四妮的丈夫一头栽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听了爸妈讲的几个故事,我心里一股莫名的心痛:新忠年纪轻轻早逝,留下同样年纪轻轻的妻子和一双可怜的儿女;国军因为一些蝇头小利蹲进监狱,给家庭蒙上挥之不去的阴影;四妮年纪轻轻就守起寡,守着一对有待呵护的儿女过上清苦的日子。爸妈在讲的同时也表现了无尽的惋惜和同情。爸妈还说,人啊!吃好吃赖不算啥,只要平平安安的就是福气,每当我们看到你们姊妹几个平平安安的,我们比什么都高兴。私下里,我一直在品味着爸妈的这句话,虽不是至理名言,但也不无深刻的道理。是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好好生活着,平安就是福。   

       

,,

上一条:脚蹬三轮车夫
下一条:已经没有了

没有相关信息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