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一卷》 今天是:
- 冯保玉 - 卖 破 烂
卖 破 烂
作者:冯保玉   加入时间:2007-2-2  索引号:    点击:2078
卖 破 烂   
  
      搞了房屋装修,安装了灯饰,再加上买日常用品,家里留下了一大堆的废纸箱、泡沫塑料、包装铁盒和废油壶,充斥着不大的煤房,乱七八糟的,看了让人心烦。我想把它们卖给街上的游动收破烂者,以解心头之患。可是妻子是个很俭朴的人,“小九九”算盘打得非常精细,非想把这些东西带到破烂回收场去卖。她给我算起了经济账,一斤废纸箱在家卖是2角,到了破烂场就是3角7分,生生差了1角7分;废泡沫塑料在家是搭配,到破烂场就是1斤7角;废油壶在家1个5角,到破烂场就是7角……听着妻子如数家珍似地扳着手指算着,我不耐烦地摔下一句硬梆梆的话:“别丢人现眼了,要卖你去卖,我丢不起这个人”!我不再理会那堆凌乱的脏东西,由她随便处置。   
      一天傍晚,妻子果然把这些破烂都打成了包和捆要去卖。看着这一包包,一捆捆,我不免产生疑问:你一趟能带走吗?她说一趟不行就两趟,反正不太远。我知道我有言在先她不指望我了。可是这时我心里真有点心疼她了,她是在为这个家操持。于是我答应用自行车帮她送到破烂场,妻非常地高兴。不过我说有一个条件,得趁天黑去,再者一送到我就返回,你自己在那儿算账卖。妻子欣然答应,她说对于我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来说已知足。按照君子协定,等到天黑我们把包包捆捆的破烂捆在自行车上趁着夜色出发了。我骑着自行车,蹬得飞快,生怕碰到熟人,好似偷了别人的东西一般。可老天偏偏与我做对,一捆没有扎好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撒了一地。我赶忙停下车,与妻子一道,三下五除二把撒在地上的东西慌乱地捡起来,重新捆在车上,由于心虚紧张头上竟然冒出了汗。这时一位邻居从对面走过来,幸亏我们收拾的及时,没有被他发现,我窃喜自感庆幸。问我们去干什么的,妻子嘴快,“去倒垃圾”,撒了个慌,妻在照顾我的面子。来不及和他细说和问候,然后推上车逃之夭夭。400米左右的路,我似乎感觉是那么的漫长,怎么也走不到目的地,生怕再碰到熟人。还好接下来一切顺利,虽然头上直冒汗,但也长舒了口气。把东西放下,我蹬上自行车回家了。   
等妻子回来,她高兴地对我说,足足多卖12元5角,够我家一周多买镘头的钱,要不都打水漂了,说罢一副得意的样子。看到她得意的样子,我给她泼冷水说:“不嫌丢人”!她却振振有词:“这有什么丢人的,这是劳动所得”。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思考着妻子所说的话。是啊,细想起来这有什么丢人的, 12元5角的所得并不是我们偷来的,也不是摸来的,更不是抢来的,是靠我们付出辛勤的心血和汗水换来的。常言说:“劳动最光荣”。卖破烂也是一种劳动,我付出了劳动,我应该感到无尚的光荣,干吗非要偷偷摸摸形如过街的老鼠怕见人呢?我想关键是我自己的思想在作怪,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在作怪。难怪妻子说我死要面子活受罪呢,我想这正是对我恰如其分的深刻“揭露”。自自然然地劳动,坦坦然然地收获,本来就应该如此,不是吗?   


,

上一条:“多多”失踪
下一条:观看教体局庆“六一”文艺汇演

没有相关信息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