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文坛常客 - 朱莉娅 - 来者不善
来者不善
作者:朱莉娅  加入时间:2017-5-6 21:41:50  索引号:    点击:
 
    周末早上,还在梦中,隐约听见笃笃的敲门声。爱人连忙起身穿衣,开门。
    “……她还睡着呢……找她有事吗……好吧,我让她起床后去找您……”
    爱人回来说:你惹事了吧!是不是在外面说闲话了?
    我一下子清醒不少,问:怎么了?谁找我?
    “对面楼上的李婆婆。表情特别不好,像是找事的,来者不善哪。你是不是说人家闲话了?
    “不会吧,我再怎么不堪,也不至于沦为长舌妇啊。嘴上这样说着,心里难免打起小鼓。真怕自己贪图一时口舌之娱,伤及无辜。
    于是,再无睡意,在脑子里翻拣与李婆婆交往的点滴。
    李婆婆是从老家进城来带孙子的。随她一同来的,还有老伴。老伴患有脑血管病,动作迟缓,走路慢慢拖拖,媳妇一再强调绝不能让公公抱孙子。李婆婆身体也不硬朗,每天跟老伴吃一样的降压降脂药。但她勤劳能干,任劳任怨。每天媳妇上班时,她带孙子。孙子睡了,她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媳妇下了班,她就去厨房做饭。一周之内午饭不重样,面筋汤最有口碑。亲家来做客,吃了好几碗。有的邻居知道她要做汤,就买来食材去她家蹭饭。我羡慕地说:您这婆婆当得好啊,媳妇真有福气。
    “有啥福气啊,不生气就是好的。然后她就跟我说了一件家务事。大儿子家的女儿进城玩,跟婶子等人一块去城北广场,吃了一些冷饮,回来就头晕呕吐。她便吵孙女:知道肚囊头不好,还乱吃?都感冒了,不让你去玩,非得去,怨谁?老二媳妇便说:你这是指桑骂槐说我吧?我好心带她出去玩,是我错了?然后就气呼呼带着小儿回娘家了。
    李婆婆个子比较高大,但背有点驼。有一段时间,我公公做了腰部手术,出院后在我家休养。李婆婆说:你公婆都是有福人,儿女孝顺,不用给恁看孩儿,恁还出钱给看病,说到这里,便黯然神伤:俺这老腰也有毛病啊,医生说得动手术,得好几万,哪有钱啊!这都支吾好几年了。瞧我这背驼的,快直不起来了。我安慰她说:腰部手术风险大,能保守治疗还是别动刀子的好。她又说:我这段时间两个手指头都没知觉,麻木了。我说:是不是你颈椎有毛病啊?”“嗯,老毛病了。我劝她:这个你赶紧跟儿子说说,抽时间去检查一下吧。他们还指望你带孙子呢,得把身体养好啊。
    还有一次,她说她需要回老家住一晚上,找找大队干部。他们家的老房子太旧了。下雨的时候,漏水;不下雨的时候,掉土。唉呀,回到家,床上掉的哪哪儿都是土,心里可难受啊。听说要是修补房子,国家有补贴,我就去找村干部了。人家说,恁有俩儿子,过得都中,不符合照顾对象的要求。唉,可俺老大该娶儿媳妇儿了,现在农村娶个儿媳妇,得几十来万,要楼要车的。儿不跟俺要,就是好的了。俺老二的工资,够俺孙儿喝奶粉。唉,各家有各家的时光,各家有各家的难处。我得趁个夜里再回去,找村干部说说俺的难处啊,白天找不着人家。我听了,也很难过,少不了安慰一番。
但是,所有这些家长里短,我跟旁人念叨过吗?我跟她媳妇或者儿子学过嘴吗?好像……没有,真的没有!更别说添油加醋了,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那……她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呢?
    心里这样翻腾着,便到了吃早饭时间。我听见李婆婆在下面跟小孙子说话:叫鼎鼎下来,在家干啥呢?起来了吗?还没吃完饭?鼎鼎妈,快点下来!我正在喂鼎鼎吃饭,明明听见了,却故意不理睬。谁知道她找我说什么呀?表情特别不好!来者不善!我可不想身陷街坊邻里的口角是非之中,好歹也算一小知识分子。
    就这样,一整天,我都没有主动去找李婆婆。
第二天上午,我抱着鼎鼎下楼,和李婆婆碰了个正着。躲是没法躲了。您找我有事吗?我不自然地问。
有点事……旁不干的闲事……你不是说,你有个同学,男的出车祸了……俺这次回老家,老邻家让俺给他儿子操操心,他儿媳妇跑了……”
哦,这样啊。我笑着说,我同学正住院,伤还没好呢,过段时间给您问问啊……”
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突然明白,李婆婆疾病缠身,艰难持家,生活不易。所以,面相苦啊。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