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文坛常客 - 朱莉娅 - 偶遇
偶遇
作者:朱莉娅  加入时间:2017-5-6 21:47:30  索引号:    点击:
 
早晨,匆匆送儿子入园。他照旧是哭了。来不及伤感,匆匆赶往学校。
 
在大门口,瞥见一双精致的白色高跟鞋正从一辆黑色小轿车上下来。
 
把电车放到指定位置,返回大门口签到。一个熟悉而微笑的面孔正有些讶异地望着我。
 
我说这个身影有点熟……是你啊,你……来这儿……
 
我来上课……你们……也在这个院子办公啊!我说。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调来的?
 
就这个学期……第一次在这儿碰上你啊。我不自然地说了一句废话,急忙结束这偶遇,不跟你聊了,第一节我要上课,走了!有空过来玩。
 
你办公室在哪?
 
三楼,东头。我挥手指了一下,赶紧跑了。我习惯跑着上楼,有时是为了赶钟点,有时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爬楼梯这样既无聊又累人的事情上。因为站的时间长,我基本只穿运动鞋,不算高的高跟鞋屈身藏在办公桌底下。
 
边上楼边想,我同学会来找我吗?如果来找我,我有时间陪她聊聊吗?每天不停地上课,不停地写教案,不停地改作业……呵呵,我又太认真了,不过一句寒暄话而已,不见得会真来。
 
但这不过两分钟的偶遇,就像浇了一阵冷雨,使我的心情迅速降温。
 
我们是同学,曾经亲密的朋友。如果同为男人,恐怕隔三差五也会小聚,喝两杯小酒,说说各单位的人事,发发各种郁闷和牢骚,顺便聊聊女人,呵呵,友谊的小船永远是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可惜,我们都是重家轻友的小女人,除了工作,一心相夫教子,甘愿围着锅台转。成家以后,自然斩断与社会及各色人等的勾连,同在一座城市,却仿佛天涯海角,再无往来。但学生时代的友谊是最纯洁的,每当彼此想起,都是满满的暖心与妥帖。
 
但此刻,我分明有些不爽和慌乱。一向鄙视爱慕虚荣者,原来自己也未能免俗。很明显,我同学的生存状态,较之于我,优雅了好多。她离开一线,在二级机构打打杂,没有工作压力。她在新区另买了房子,两个女儿都在市直学校读书。我在微信群里看到过一张她小女儿的照片,背景是装饰考究的温馨家居。总的来说,我同学过得相当不错。
 
相比之下,我不由得自惭形秽。因为这两年我也努力在跑调动,一直没有成功。长期高强度的教育教学工作使我身心俱疲,不堪负重。我想当逃兵且不以为耻,我想过轻松一点的生活,我想有闲暇看看书、写写字,我想从容地领略晨光,漫不经心地消磨夕阳。教师的人生,就是被束缚在无休止的琐碎的劳作中服苦役。我多想从中摆脱出来啊!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几番挣扎之后,我换了一所学校,继续履行教书育人的天职。虽然愿望没有达成,难免有些失意、落寞,但多年的积淀使我在经历挫折之后依然保持热爱生活、积极进取的信念,就像泰戈尔说的:生活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既然不能创造环境,就改变自己的心态吧。在新的学校,我调整姿态,埋下头苦思焦虑,露出笑口吐莲花。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我想,我是劳动人民的女儿,就要像我受苦受难的父辈一样,把抱怨的时间用在劳作上,常怀一颗感恩之心,求真,向善,求美,脚踏实地的生活。
 
尽管我真是这样想的,但一见到同学,就像看见一面镜子,照出了自己的卑微和无奈。好在教师的工作根本不可能让你有时间尽情地沮丧和颓废,一上课,什么都忘却了。
 
下班后,从幼儿园接出孩子——他又开始泗如涌泉了,早上送来好好的,一天都能折腾感冒了。想顺便去看看父母,就在马路边张望哪里有卖包子的。这时,我碰见了楼下的邻居。她停下精巧可爱的小电摩,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接孩子啊!
 
我说:嗯,想去看看我爸妈,你这是去哪儿呀?
 
我去健身房。
 
啊,你真是潇洒得很哦。
 
微笑着看她远去,心中不无羡慕。我楼下的这个邻居,据说单位待遇很高,又有公婆照顾孩子,所以有更多潇洒的资本。健身房,呵呵,恐怕这辈子都跟我无缘,还是多骑赛车上下班,既省电又锻炼吧。
 
当我带着可怜兮兮的孩子,拎着一兜热腾腾的包子,来到父母那里。不远处的健身房正播放着动感强烈的音乐。窗户上闪烁着明暗不定的魅惑的彩光。
 
人这一辈子,不在此,就在彼;不忙东,就忙西。总不能一直抱着脑袋空想,或者抱着枕头睡个没完。就像天气,不是阴着,就是晴着,反正不能闲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就让我安心上课,尽心尽责工作吧,剩下的时间,陪伴父母和孩子。其它我想做又做不了的,且等待来日,或者化作五彩斑斓的泡泡,给梦境增添浪漫的气息吧。
 
我一定还会和我的同学偶遇,我会牵起她的手,和她聊的长久一些。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