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文坛常客 - 东驼子 - 古公亶父的局(一)
古公亶父的局(一)
作者:东驼子  加入时间:2017-8-1 10:51:43  索引号:    点击:

在第一声鸡叫刺破黎明之前,姬昌探出他湿漉漉的小脑袋,睁开眼睛四下环顾之后,以一声悠长而尖利的嘶鸣宣告他的降临。他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说是惯常的呱呱哭叫吧,又带着点隐隐的笑意。人们都说,小孩子一生出来就哭喊,是因为他们知道,以后有无尽的磨难在等着他们,再不能像在娘胎里那般逍遥自在了。这条宇宙真理终于在姬昌这里被打上了问号,按照人们的逻辑推演一下,也许姬昌的磨难会比众人少得多了吧。

坐在外屋打盹的人们全都被这一声嘶鸣惊醒了。不能怪他们不上心,熬了一夜,困倦完全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就说老爷子古公亶父吧,在这群人里他年纪最长辈分最高,所以他第一个熬不过,子时刚过就靠着墙睡着了。尽管如此,他才是盼着这个孙儿降临最急切的那个人。早先有个族人在山上砍柴时发现了一块石头,在崖下峭壁上,模模糊糊有一行字。他回来把这个发现报告给族长老爷子,老爷子亲自带人去看,他让一个能识文断字的小伙子腰里拴着绳子探到那块石头跟前去看。那块石头有一人高,像一个天然的平面镶嵌在嶙峋的山石间,扯开枯藤抹去尘土,果然看到四个凸起的斗大文字。四个字虽然不如青铜器上范铸的那般规整,却也清晰可辨。小伙子向正在崖下仰望的族长报告说,看清了,四个字是,三——世——必——昌——

小伙子的喊声在山谷间久久回荡,在众人耳中形成一种震撼的力量。三世必昌,那不就是说我周族历经三代一定能繁荣昌盛吗?这是天助我周族啊!崖下众人先是窃窃私语着,然后声音渐大,最后变成了欢呼,众人都就地趴下,对着那块神石不停跪拜。

族长古公是最后一个跪下的,他要等山头上那几个小伙子下了山才能跪,不能让他们领受他的跪拜,那就太失体统了。然而他的恭敬又远非族人可比,他的额头磕在碎石上,鲜血滴在手边的草叶上,瞬间染红了一片。他直起身,双手举天,像捧着一件圣物,接续着袅袅的回音,他声若洪钟地喊道,承天盛意……

这件事在周族中引发了前所未有的波澜,所有族人都在谈论,三世必昌的天意会在谁身上应验。族长有三个儿子,老大太伯,老二虞仲,老三季历。老大老二各有三个儿子,一个个品行端正,与人为善。族人们都说,他们弟兄六个,即使闭着眼随便挑一个出来,都不会辜负天意。但是族长却不这么认为,他对老大老二不客气地说,这哥儿六个就像黄土地里的庄稼,只知道直愣愣地长,长得再好也不过是给人填肚皮。老二有点不乐意地问父亲,那他们要长成什么样您老才能满意呢?族长老爷子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当年商族的先祖王亥在有易国贩牛被杀,他的儿子上甲微隐忍四年,最终灭掉有易国替父报仇,这才有了后来商族的壮大,我们周族需要的正是这样既有能力又有雄心的人,在六个孩子身上你们能看到运筹帷幄的心机和开疆拓土的抱负吗?

老大老二无话可说了。知子莫如父,自家孩子有多大出息,当爹的最清楚。这事要怪也不能怪孩子们,还是他俩当爹的问题。如果沿着这个思路继续追究,最该怪的其实是他们自己的老爹,为什么老爹在造他们两个的时候,没多给点智慧和谋略,到了造他们三弟的时候,老爹才幡然醒悟,一定是施用了神不知鬼不觉的魔法,结果让三弟时时处处机明灵动,最得老爹欢心。哥儿俩想到这里,忽然产生一股罪恶感,作为儿子岂能对父亲品头论足,岂能与同胞兄弟争宠?两人抬起手,在自己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作为对自己意念犯罪的惩罚。

当三弟季历的儿子降生之后,太伯和虞仲来找父亲古公,他们诚恳地说,既然天意让我周族昌盛,而子侄辈中能当此任者,大概只有我们刚出世的小侄儿了,天降大任于斯人,父亲就给他取名为昌吧。我们两个无德无能,留在这里只能碍手碍脚,我们想好了,一起到一块荒无人烟的地方去,互相扶持,了此残生,我们每天都会为周族的昌盛祈祷的。

古公亶父似乎没有料到两个儿子会说出这番话,听他们说完,他沉默了片刻,然后重重点了点头说,为父很欣慰,难得你们能有这份心意,只是要让你们受委屈了。说这话时,老族长银髯颤抖着,一滴眼泪缓缓从眼角滴落,在满布皱纹的老脸上穿沟越壑。

第二天一大早,太伯、虞仲两兄弟带领着他们的家眷和几十个奴仆,踏着晨晖向东南方向行进。他们没有特意去向爹妈辞行,前一天晚上他们抱着母亲哭到半夜。他们很清楚,此行前路坎坷,有生之年怕是没机会和母亲见面了。他们的父亲古公亶父一直背着手望着窗外的夜色,他想交代给儿子们的话在此之前已经说完。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