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文坛常客 - 东驼子 - 古公亶父的局(三)
古公亶父的局(三)
作者:东驼子  加入时间:2017-8-1 10:55:52  索引号:    点击:

    两个儿子离去之后,老族长古公亶父宣布三子季历成为顺理成章的族长继承人。周族所属部落的首领们都赶来向古公亶父道贺,他们对季历赞不绝口,说他姿容雄伟,仪态高卓,周族将来的发展壮大就全靠他了,古公选他实在是明智之举,如此等等。首领们带来的礼物堆满了仓库,他们的赞语在厅堂里嗡嗡作响,震得房梁上的尘土簌簌直落。季历被这群人围在中间,接受他们无休止的奉承。季历从人丛中看去,父亲古公亶父独坐在厅堂的正位上,自斟自饮着。古公时不时提议给首领们敬酒,季历才得以突围而出。在一团喜气的喧嚷中,除了季历,竟没有人看出来古公亶父是在强颜欢笑。

酒宴终于散去,首领们被人搀扶着,歪歪扭扭地走到古公亶父和季历面前,向他们作揖道别。古公强忍着怒气送走最后一个人,转身端起酒爵一饮而尽,然后咣当一声摔在厅堂下。季历赶忙扶住古公说,父亲且息怒,刚才我就发觉您心有不快,不知是什么事让您大动肝火啊。古公指着首领们的背影忿忿地说,这帮趋炎附势的无耻之徒,老子还在位他们就忙着讨好新主子,老子一定要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季历说我也看出来了,这帮人不堪信任,没有节操,杀之不足惜。说着,爷儿俩对视了一眼,眼睛里电光一闪。

随后几年里,灾祸接二连三地降临到周族所属部落的首领们头上。有的起夜时掉进茅坑里淹死,有的狩猎时被误认作猎物射杀,有的行房时暴毙在小妾身上,有的下雨天跑到外边让雷给劈了……各种死法,不一而足,让各部族人心惶惶。最后一个没有发生灾祸的部族首领吓得不敢出门了,吃喝拉撒都在屋子里,有一天奴仆进去送饭,发现他竟然自己吊死在房梁上!

这么一来,流言四起。有的说他们是因为惯常杀生太重才遭了天谴;有的说是鬼魅作祟取了他们的性命。照这种势头发展下去,不仅周边部族民心涣散,连周族也要发生不稳定事件。古公亶父当然不能任其蔓延,他宣布要公开举办一次祭天仪式,通过祭祀查明真因。

按照周族的规矩,每次月圆之夜都会大行祭祀。族长兼大祭司古公亶父亲自向庇佑周族的诸神和列祖列宗献上丰盛的牺牲贡品。如果遇到重大的事情需要决断,在禀明先祖之后,古公亶父会亲手占卜。他在祭坛的石凹里生一堆火,把一块刮得平整的龟甲架在上面炙烤,先祖会把想说的话用裂纹的形式写在龟甲上,由古公亶父根据纹路来解读。在一系列隆重的仪式结束后,古公亶父并没有告知大家天意如何,只是该死的都已死光,灾祸再没有发生。

占卜这一套来自东土的商族,当年古公亶父作为周族的首领到大邑商去朝觐商王,亲眼目睹了商族的占卜仪式。在古公亶父看来,商族的占卜更合乎天意,能更准确地传达众神和先王们的意图,也许这也是商族能成为天下共主的原因之一。

和商族庄严肃穆的仪式相比,过去周族的占卜就寒酸得多。他们没有固定的用具,可以随时随地来进行,而且内容相当简单。比如想知道明天能不能去打猎,他们把一根树枝插在地头,说如果倒了就是不能去,如果不倒就是可以,第二天早上来看结果。可是如果占卜显示可以去而实际上空手而归之后,他们就会修正之前的判断,说应该是倒了才能去,不倒不能去。但是诸神和先祖们的示下变化不定,他们也因此非常困惑。

如果先祖们能开口说话就好了,当古公亶父刚把商族的占卜引进西土的时候他这样想。古公亶父是个开明的首领,所有先进的东西他都愿意去学。特别是当他把商族的占卜仪式和他们作为天下共主的事实建立一种因果关系之后,他更是义无反顾地要学会这一套无比玄妙的技艺。他确实是把占卜当成了一种技艺,所以他在朝觐完毕要离开时,诚恳地请求商王能不吝赐教。商王并不明白他的小心思,却很乐意以天朝上国的宗主身份来满足古公亶父的请求。如果商王知道这件事在文化传播上的重大意义,他一定会让史官把这一笔浓墨重彩地记录下来的。

如果先祖们能开口说话就好了,古公亶父刚把商族的占卜引进西土的时候总是这样想。自封为大祭司在族内没有遇到阻力,这一点他很满意。可是炙烤龟甲的火候他还没掌握好,因为耐心的缺乏和心虚的过剩,他不是烤不出裂纹,就是把龟甲烤焦,这让他作为大祭司略显尴尬。

火候很快就能掌握了,可新的问题又来了。密密麻麻有长有短或宽或窄的裂纹让他无从解释,他无法把这些裂纹和他要占卜的事项联系起来,更难以自圆其说。族人也都看出来了,东土引进的占卜术确实要比他们的高明得多,这项技艺不是谁都能做的了,它的神秘性让族人对族长兼大祭司肃然起敬。而古公亶父也渐渐摸索到了阐释龟甲纹路的方法,并因为这一发现而对商族文明的伟大赞叹不已。他的发现是,纹路是阐释的迷宫,阐释所要遵循的不是龟甲上纹路,而是深藏在自己内心的纹路,龟甲上的纹路只是为了符合内心的纹路,这就是阐释者的作用。

这一发现如同上天赐给古公亶父的一柄权杖,他后来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奉天承运。幸亏先祖们不会开口说话,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借助龟甲,把先祖们要说的话告诉族人,他说的话就是先祖们说的话,他就成了先祖。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