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新人新作 - 李志敏 - 这次旅行不一样
这次旅行不一样
作者:李志敏  加入时间:2018-5-8 9:48:03  索引号:    点击:

                       

    谈到旅游。我自感每次不外乎这样的收获:放松放松工作紧张的心情,感受感受外面的山水花草,民俗风情,拍几张照片发到朋友圈,显摆显摆自己的快乐。除此之外,也就谈不上了。
   
但这次的旅行,却有不一样样的收获。
    “
五一三天假期,四月三十号这天,我和十一岁的女儿还有我的好友慧姐一起到黄洞乡东掌村游玩,听小道消息,那里拍电影还正进行。
   
我们各自骑了一辆电摩,因为路程远而且还是山路,车勉强来到东掌,电已用尽了。我们找了一户农家,把车子安置充电。和那里的老乡攀谈才知,摄制组只是在他们村举行了个开机仪式,而真正的拍摄却是在离此处有二十多里的纣王殿进行的。本想趁一天两趟的公交车去的。可谁知他们已走远了,眼看拍电影也看不成了。
   
我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竟然拦截下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开车的是一位三十六七的壮小伙,车内是他的媳妇和两个孩子。我们先问他的去向,并表明我们的意思。他挺热心,说钱算啥啊,不要,都是淇县人,小事。真是一个仗义的汉子。我顺手从包里拿出两瓶奶送给他的两个孩子。

    一下车就发现,这里的民工正在进行着路边的路墙建设,随口问了一位正干活的汉子,事实是剧组今天真没在这里拍。后来在路边的一块平地上,看到他们的工作室。一间咖啡色的小屋。房子的正门左侧赫然写着衣冠不整,不得入内八个大白的漆字,而右侧写着拍摄重地四个稍小的白漆字,在这纯朴乡村的山景中弥漫出一种都市的气息。往前走走,在一处水塘里又发现他们的道具,这是一所上搭茅草的旧木头房子,听村民讲,房是被前几天的大雨连续浇灌冲进水塘的。看到它便会联想到电视里的情景,一个十七八岁山里长大的女孩,红衫绿裤黑布鞋,手拽着乌黑发亮的大独辫,目光鲜活地在这所房子的院子里用手比划着唱着。
   
在对拍电视消失了所有的热情后,我们汇入到上山的大潮。我看了看手机的时间:11:36分,我家女儿像一只刚出笼的小鸟,欢欣雀跃地在前面引路,不时冲我们喊:“妈妈,惠姨,快来啊!今天的天真好,不热,还有微爽的风吹来。只是随着布伐不停的移动,只觉得背包的东西太重。在寻得一块荫凉开阔的地势后,开始消灭我们所带的食物和水。
   
在简单用餐小憩后,又开始行走,背包轻了很多,人的心情也陡然好了很多,四下观望,山中的一草一木都穿戴绿装,各种深浅的绿透着一种蓬勃的美;山中的一水一石都透着灵气,那是一种和谐自然流动欢畅的灵气;这儿一丛那儿簇彩色的野花,这儿一片那儿一声清脆的山鸟鸣唱,一切都令人陶醉,心旷神怡。心早已融入到这山里美景,情不自禁按动手中的手机照相快门,咔嚓”“咔嚓,记录下这美丽的大气的纯朴的山里自然风光。看到花椒林,我们马上会上前采新鲜叶子。干嘛,这叶子炸丸子美味得很;看到一伸手就能够到桑叶的桑树,我们马上就会摘一些,干嘛,这叶子晒干治三高症药效好得很;看到清泉中的薄荷,马上会踩着高出水面的石头,弯腰仔细地挑一把,干嘛,用它泡茶,清热解毒。我们真象贪心的孩子,到山里寻宝贝来了。

  

一下车就发现,这里的民工正在进行着路边的路墙建设,随口问了一位正干活的汉子,事实是剧组今天真没在这里拍。后来在路边的一块平地上,看到他们的工作室。一间咖啡色的小屋。房子的正门左侧赫然写着衣冠不整,不得入内八个大白的漆字,而右侧写着拍摄重地四个稍小的白漆字,在这纯朴乡村的山景中弥漫出一种都市的气息。往前走走,在一处水塘里又发现他们的道具,这是一所上搭茅草的旧木头房子,听村民讲,房是被前几天的大雨连续浇灌冲进水塘的。看到它便会联想到电视里的情景,一个十七八岁山里长大的女孩,红衫绿裤黑布鞋,手拽着乌黑发亮的大独辫,目光鲜活地在这所房子的院子里用手比划着唱着。
 
在对拍电视消失了所有的热情后,我们汇入到上山的大潮。我看了看手机的时间:11:36分,我家女儿像一只刚出笼的小鸟,欢欣雀跃地在前面引路,不时冲我们喊:“妈妈,惠姨,快来啊!今天的天真好,不热,还有微爽的风吹来。只是随着布伐不停的移动,只觉得背包的东西太重。在寻得一块荫凉开阔的地势后,开始消灭我们所带的食物和水。
 
在简单用餐小憩后,又开始行走,背包轻了很多,人的心情也陡然好了很多,四下观望,山中的一草一木都穿戴绿装,各种深浅的绿透着一种蓬勃的美;山中的一水一石都透着灵气,那是一种和谐自然流动欢畅的灵气;这儿一丛那儿簇彩色的野花,这儿一片那儿一声清脆的山鸟鸣唱,一切都令人陶醉,心旷神怡。心早已融入到这山里美景,情不自禁按动手中的手机照相快门,咔嚓”“咔嚓,记录下这美丽的大气的纯朴的山里自然风光。看到花椒林,我们马上会上前采新鲜叶子。干嘛,这叶子炸丸子美味得很;看到一伸手就能够到桑叶的桑树,我们马上就会摘一些,干嘛,这叶子晒干治三高症药效好得很;看到清泉中的薄荷,马上会踩着高出水面的石头,弯腰仔细地挑一把,干嘛,用它泡茶,清热解毒。我们真象贪心的孩子,到山里寻宝贝来了。


   但在不断的攀登中,这种兴致慢慢就消失了,随之替代的是累,是膝关节的痛,还有汗湿后背,细看这里的地形才发现,这里山势陡峭,台阶与台阶间的距离也高,所以攀登起来格外费力。也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借助,考验着每一位上山者的毅力与耐性。
   
千万别说孩子拖了大人的后腿,倒是这孩子成了两个大人的榜样,总是在超过我们几级台阶的上方,传来她招手的身姿和她那清脆的叫喊声:“妈妈,惠姨,你们快来呀!”扭头看惠姐,她的声音传来:“我的膝盖有些疼,抬一下就疼一下。”

    “我也一样。要不,我们放弃,下去吧!”我故意刚她。
    
一听说下去,她急了,“哪可不中。咱现在就好比娶媳妇,见面礼成亲礼都给过了,就等着大办喜事迎娶新人了。现在只能向前,没后退之路了。”
    “
没有后退路吗?”我反问。
    “
没有了。”她郑重回答。
    “
哪,啥也别说了,悠着点,走吧!”
    
阶的高度越来越陡,攀登时越来越吃力,再看四周,除了我们三个人,竟不再有第四人。我把上山的姿式调整一下,左右脚各上一个台阶换成一只脚上台阶另一只脚也随跟停在同一台阶上,感觉这样不太费力气,并高兴地大声告诉惠姐我的捷径。
    “
惠姐,你看这两棵树,它长在对方身上,对方也长在它身上,枝茎缠绕,树冠都高高昂起,多精神!”我借景转移我的累,“他们象不象正跳拉丁舞的年轻搭档?

  “
我看更象是花样滑冰场中正在表演的男女搭档。”
  “
你的比喻更好。”我心服口服。
  “
你听,这鸟唱的声音,如此清脆,是多大的鸟,猜它长得啥样呀?”惠姐问。
  “
我知道。”在不远前方的妞妞听到我们的对话,忙插话大声回答:“象明明哥家的小鸡鸡,长着长尾巴,满身都是彩色的,要是飞起来,可美啦,我在我们书上见过,叫,叫,叫啥名字来?”
  “
叫小人精。”惠姐笑答。
  “
小人精?”妞妞有疑问了,她歪头细想的样子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她也跟着笑起来。
 
在经过最陡峭,最直立的石阶后,终于迎来了一个新的天地。那是一块稍平整的山地,石阶到此也消失了,我拿出手机看了看表,14:06。两个半小时的攀登啊,终身难忘。
 
我们坐下休息片刻,并摘下水壶,将所剩的水喝了个净光。稍微作休整后,又开始行走山路,在大约三里地沟沟坎坎的路程后,我们看到了最终的理想地——一座彩色的亭子,其中正有几个游人打坐攀谈呢。
 
此时,我们对急忙赶到目的地都不着急,看看四周的风景,竟发现好些细微精美的地方。在一片奇形怪状充满灵气的石头处,我们自拍了几张团结照来进行自我鼓励。
 
说实在话,我曾到过这个地方三次,由于种种原因,都是半途而废,今天却阴差阳错地攀到了顶峰,成为我人生最珍贵的记忆。
 
到亭中在一块石碑文上才看明白,“三县脑”鹤壁境内最高峰,海拔1019米,它是一个小山尖,从山尖向周围分出三条山脉,三条山脉两两包夹着鹤壁的淇县,安阳的林州市,新乡的卫辉市三个县市。三条山脉之间的夹角都是120度,一山分三脉三脉分三县。三脉之间夹角相同,这种景观在国内也十分罕见。
    
上完山后,就是下山。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一点不假,山依然是陡峭,此时倒没了上山的累,相反是一种恐惧在心里生了根。每走一步,就有收不住脚的感觉,就有向下倾斜想倒的感觉,我们每人拄了一根自制的木棍才勉强好一点。
    
在越来越长的时间磨合中,我们慢慢适应了下山的步伐。最大的成就感是用捡来的木钩,用鞋绳绑在折断的粗槐枝上,通过我们的齐心协力,成功地摘了些正盛开的白哗哗的飘着山里特有清香的洋槐花。
    
在下山途中,我还见到这样一家人。一个手拄拐棍头发银白的老太太,一个壮年圆脸大眼中等个男子和一个披肩发面容俊俏的女人,外加一个十三四岁调皮的男孩。忍不住我问老太太的年龄,她的回答让我吃惊,:“七十八了。”那个男子向我们主动介绍:“这是俺妈,俺媳妇和儿子。从早上九点钟开始登山,登到顶峰又下来,一直到现在,还没下去的吧!”
    
我心里一热,为老人自身的勇气点赞,也为这孝顺的小两口点赞,更为他们一家不离不弃的爱点赞,情不自禁大声说:“你们一家,好样的!”
    
不难想象,在生活中他们一家一定是强者。
    
下到山底,又一次聆听老乡关于拍摄电视的讲说,再看看手中的物产,再想想象做梦登到“三县脑”顶峰的喜悦,真如唐僧师徒取得真经一样,皆大欢喜。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九九八十一难,此时的最后一难还在等着我们呢。
    
来纣王殿时,车停在东掌的老乡家,而此时的纣王殿离东掌足有二十多里的路程,时间已是下午五点钟。而能回家的人早已启了程。在无数次的询问搭车声中都遭到拒绝。原因有二:要么人坐满了,要么司机连停都不停。
    
慧姐说:“你没吃过亏,车主的心理都是一样的。他有那样好的车,在乎你那几块钱,责任更是大事。换位思考一下,你愿意载个素不相识的人,当菩萨呀。
   “
那到这地步了,再说说也没用了,只有想想办法了。我答。
   “
办法有,往前走吧,一面走,一面再看看。她又说。
    
遭遇了不下三十次的求问拒绝后,一个戴墨镜身穿蓝茄克的骑电摩的女孩过来了,我们一摆手,她停了下来,我们询问她是否是本地人,可有这里出租车司机的电话,她挺热心,但连着拔打两个电话都未能成功,她又主动帮我们拦截车辆,但都很遺憾。看到这种情况,慧姐提出我们兵分两路的策略,让女孩带我们一个人走,另外两个再想办法。我让慧姐上,可慧姐说什么也不上,她坚持让我们走,可那车根本带不了一大一小两个人。我们争执了半天,也没结果。最后在慧姐的劝说下,女孩骑着电摩离去了。当时,我百感交集,既生气好友的固执,又感动她的为人,也觉得这个世上好人还是多的。
    
又截了几次车,慧姐决定放弃,并对我们说:“脚在自己身上,往前走吧,走一步就离目的地少一步,大不了就当再翻一座山。
    
我见车就摆手,最终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往车里一瞅,车里只有司机一人,我赶紧说:“大哥,我们是来游玩的,从淇县过来,电车停在东掌,能不能趁你的车把我们捎过去,你看,天也快黑了,我们还带了个孩子。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我自感话语中带着十二分的诚恳。司机稍犹豫一下,我到我姐家,到前面那个拐弯处就该往东走了。他用手向不远的左前方一指,我连忙应答:“哪就让我们趁到拐弯处吧。先谢谢你了,大哥。
 
他打开车门,我们三人就上了车,但路过拐弯处,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不到他姐家去了。后来从他忙碌的手机通话中听出来了,他是一个包工头,正负责纣王殿的建设项目,他最终是接一位乡书记,那人在黄洞乡政府。车正好路过东掌。我明白了,他本心并不情愿带我们,想编个理由把我们甩掉,但内心的善良还是占了上风,最终让我们趁了他的车,到达目的地。在临停车时,我和慧姐对视了一下,从包里抽出二十元钱塞给他,他坚决不收,几次推让,最后在轿车临开启的一瞬间,他再一次从窗口扔出那两张十元钞票,并大声留下一句话:“给孩子买点好吃的吧!
    
票子象两只蝴蝶飞舞着,旋转着,飘落到地上。
    
细想这次登山旅行,克服了自身体力,车各方面的困难,最终以圆满结束了。它难道不象人生吗?人拥有家人的亲情,在自己所处的好环境中,加上自己的努力,该缓慢时缓慢,该抓住时务必要抓住啊!有一位哲人说过:“人生虽漫长,但关键时也只有几处啊!
    
人,一生需努力,且需谨慎。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