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新人新作 - 李志敏 - 三次来电
三次来电
作者:李志敏  加入时间:2018-7-5 8:19:07  索引号:    点击:

                    《三次来电》

                      (一)
   蹲在五六十厘米高的玉米苗前仔细查看,发现一棵棵绿油油的嫩苗正在饱受着虫害的噬咬之苦,真可谓:体无完肤,千疮百孔。
   还等什么啊?
   回家、盛水、拿药、备壶、装车,再一次行驶至田间。
   穿工作服、戴口罩、兑药液、背药壶,开始工作。
  一壶,两壶,第三壶药水喷至半壶时,后背上竟有了湿湿的感觉,坏啦,药壶漏水了。
   卸下、拎起、回地头。
   细查原因——气管老化皴裂小口。
   解决方案——用绳儿将废旧的塑料布缠紧系牢。
   继续工作。
   第四壶药水喷至小半壶时,这次感觉更大了,不仅后背上湿了,连下身也湿哒哒的,继而靴子里也进了水,一踩光滑滑的。
    真是无可奈何的事。
         (二)
   到地头,准备开车返程,同村的梅萍姐正好路过,我们简单的打过招呼后,她望望我说:“你看看你,浑身都湿了,不要再打了,赶紧回家,去洗凉水澡吧!”
   “没事。”我回答。她见我并不在意,又往前走两步,很有耐心的劝说:“听我一句话吧。赶快回家!这可不是玩的,你年轻没吃过亏……”
   “只剩一壶药水了,借壶打完再说。”我接过她的话,“你不觉这会天热得很呀?药液在你身上,你赶紧去洗洗吧!几年前王家打药中毒人都没了,也是天热出的事。你啥也别干,回家赶紧洗,用凉水多冲冲,用沐浴露多打两遍,玉米没人重要呀!”她诚恳的话再一次冲我说起。
   在我的周围,就有这样的好人,就有这样的好心,真是感恩!向梅萍姐道谢后,我开车回家做清洗冲晾的工作了。
  上面发生的这件事,是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星期六上午。
              (三)
   当晚,我因有一些事情需要和远在外地打工的丈夫商量一下,于是我拨通了他的电话,当我最后不经意间把当天打农药的事和他相说时,他立马便急眼了。电话那头,我听到他发怒的声音:“王大妮,这样大的事你没有引起重视吗?这是天不热,天气如热,你就会中毒。中毒!中毒!”那边的他音高到了最大分贝,“轻者住院,重者人都会有危险,药液长时间接触皮肤,继而就会浸入血液,这件事害怕得很。你侍弄庄稼为了什么,为了增加点收入,殊不知这件事你没有重视,一但出事,一年白忙活。”
   “我知道了。”自知有错的我说起话来底气也不足,“没有别的事了吧?”他怒气未消地“嗯”了一声,我趁机把电话挂了。但旋即熟悉的手机音乐铃声又响起,不用想,就是他,我没接。
    第二天是星期天,晚上七点十分,他打来了电话:“王大妮,我把这件事再跟你说一下,你一定要引起重视,今后打药,温度高时不要去,打时除了穿工作服,要披上塑料布,口罩戴上,最好戴上头盔,万一漏了,不会溅到皮肤上,你听清楚没有?”电话那边,他的情绪依然很饱满。
   “我知道了,听清楚了,记下了。你还有别的事吗?”
   “那倒没有。”
   “我挂了,我这也忙着呢。”于是,我把电话挂了。
   心里暗自好笑,打个农药,头上戴个红色头盔,身上披个蓝色的塑料布,再穿个大号的绿靴,身上背个黄色的喷雾壶,我是蝙蝠侠,还是外星人来旅游了?就这形象,在农田里不把过路干活的庄稼人招来观看,才出邪呢。
           (四)
   第三天是星期一的晚上,七点零五分,电话响了,又是他的电话,“王大妮,王大妮,”他喊道。“哎,我在这呢,听着哩,啥事?”我答。
   “你是大咧咧人,我们生活了二十多年了,我知道你。你什么都不在乎。你知道你做的这事让我多担心,要不是碰上熟人良言相劝,你那一会也没犯驴脾气,说不定是什么后果,想想都后怕。”那边的他稍停顿了一下,“你思想上真正认识到了吗?殊不知,你如果出事,这个家是什么后果吗?”他反问道。
  “出事,好啊!你再找个小媳妇,年轻漂亮,多美!”我故意打趣道。
   “出事,要出事在恁娘家没认识我时出事,现在,就不能出事!”他的情绪依然激动。
   “我知道了,一二再,再二三地说,能不去想想吗?下次再打药,就照你说得办,你放心好了。还有别的事吗?”
  “那倒没了。”
   “那我挂了。”
   “挂吧。”
   再一次把电话挂了。
  对付婆婆妈妈的人,对付婆婆妈妈的事,就得快刀斩乱麻,拣重点说!
              (五)
    又过了五天,距离打药事件整一个礼拜,是星期天的晚上。我刚吃过饭,碗筷还没来得及清洗。我就坐在靠大门口的过道下,大门开了一扇,关了一扇,这时电话响了,我看到是丈夫的来电,接通。
  “儿子一直给你来过电话吗?”
   “没有。还不是忙。”
   “你到学校看过女儿吗?”
   “我看过她了,很好。一见面就会问我给她带什么好吃的。”
   那边的他笑了笑,说:“好!好!有件事和你再说说。”
   “啥事?”
   “就是你打药这件事……”
   没等他再往下说,我火冒三丈,“马老二,你还有完没完,唠唠叨叨让人烦不烦!做什么样的举动才能让你明白我知错的心呢!要不让我给你写检查,再写保证书,你这个大领导下指示,不低于几千字里吧!再不然,你立即回来,把你三叔二大爷全叫来,开个家族大会,把我的事件在大会上研究讨论,看定个啥罪名吧!再不然,你直接坐火车到县公安局,让局长下批示,把我拘留几个月,去老动改造好了。这件事你还有完没完,你打算把这个‘高级’的电视剧续到多少集啊……”
    “大妮,大妮,你和谁吵吵哩,这么大的声音。”我一抬头,原来是邻居马大嫂,她身靠在关着的一扇大门上,梳着黑白相间的马尾辫的圆脑袋伸进门里,一双不大的眼睛四下乱瞅。
   “我俩,我俩。”我对着他指指手机嚷道。
    “哦,和老二呀!费着电话费,吵吵着,多不划算呀。算了吧,算了吧!”
   “马大嫂,我听你的,不说了,你回去歇着吧!我明天也要上班,现在收拾收拾睡觉。”我边说边去收拾桌子上的碗筷。
   眼见着马大嫂的脸消失了,我松了一口气。
   说到那了,慷慨激昂的话被打断了,一时接不上话,想想那边好长时间没声音了。
    “你怎么不说话,说话!”我向他发问。
   那边在沉默,一直沉默。
   “是不是信号有问题?”我自语道。
   “信号,没有问题。”那边,声音终于传来。“我知道,你会生气,但我还是最后一次提醒你,自感你没有上心。有多长时间我们已经没有长聊过,你算过吗?你每天都忙,工作外的事也是排着队……”
   耳听得这样的话,脑海中却是这样的情景,一群男同学爱作诗接龙,手机打开,参与其中,一人一句,说着,做着,做着,笑着,这样的事让我开心。
  与几个女同事爱在淘宝网上购物,各式各样精致的小玩意和低廉的价格让人心动。说着,选着,选着,笑着,这样的事情让我舒心。
    有多长时间已不和他长聊,我哪还记得清,耳边他的话一字一顿又清晰地传来:“你想过为我们多留一点时间吗?为这个家多挤一点时间吗?”他低低的声音中,充满了深情的诚恳。
   我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说不出,顺手把电话挂了。呆坐良久,任凭手机群聊声“滴咚滴咚”响起,却没有去拿起,点开……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