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谈天说地 - 折胫河:稻香随碧波在记忆中飘荡
折胫河:稻香随碧波在记忆中飘荡
 
作者:陈志付   加入时间:2008-3-3 8:46:02     点击:1303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瞻彼淇澳,绿竹猗猗”……《诗经》中反复吟咏的淇县折胫河古称肥泉、泉源水、澳水等等,曾与淇水齐名。历史上著名的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在远嫁他乡后日夜思念故土,她在诗作中发出了“我思肥泉,兹之永叹”的哀怨。
  发源于淇县泉头村的这条内陆小河由众多涌泉汇集而成,直到1987年这条古老的小河还在朝歌城边流淌。河水流量虽小,但有鸳鸯戏水、鱼虾游弋;两岸稻花飘香,“绿竹猗猗”。这里从前盛产稻谷,于是在泉头村的东边诞生了一个稻庄村。当年纣王登摘星楼观朝涉、折樵夫之胫验髓,这条美丽的小河便被后人起了一个带着血腥味儿的名字——折胫河。
  如今,史料中所说“泉高数尺”的肥泉水已荡然无存,折胫河也不再是河……

村民面前的麦地为折胫河河床,20年前这里曾碧波荡漾,鱼虾游弋


  肥泉,许穆夫人儿时的乐园
  

  折胫河在《诗经》中称肥泉,是淇县境内的一条小河,也是历史上有名的一条小河,其源头在今淇县铁西工业区境内的泉头村,肥泉为三个涌泉的总称。在历代史书中,折胫河又被称为泉源水、澳水、太和泉源水、阳河、勺金河等。河虽小,但是名气大、名称多,故事更多。

  史料中说:折胫河“在淇县南,亦名阳河,即古肥泉也”。在折胫河的源头泉头村,古时泉眼众多,泉水竞相喷涌,景象壮观。泉多水大,汇合到一起,故称肥泉和澳水。因其中的太和泉水量最大,为诸泉之首,又被称为太和泉源水。“太和”之名,最早见于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太和泉源水……东南注淇水,为肥泉也。”《博物志》中称肥泉为澳水。《寰宇记》谓其阳河,“阳河……即纣折朝涉之胫于此。亦名折胫河”。历代相关史书对折胫河名称的变迁都有所记载。一条看似不起眼的小河能够反复载入史册是不多见的。

  1月25日,淇县县志办公室的闫玉生在泉头村向记者介绍,古时的折胫河有许多名称,当地人现在习惯上称其为肥泉或折胫河。早在春秋时期,生在卫国朝歌、长大后远嫁许国的许穆夫人对故国怀有深厚的感情,尤其是对她儿时曾泛舟荡桨的肥泉念念不忘,她在《竹竿》《泉水》等诗篇中表达对家乡山水风光的赞美与思念,诗中也反复提到了肥泉,像“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怀于卫,靡日不思”和“我思肥泉,兹之永叹”等名句至今读来仍令人感动。在卫国国都朝歌沦陷、国君被杀的国难当头之际,她毅然驾车为祖国奔走呼号,吁请大国援助,并写下了充满强烈爱国情感的《载驰》等诗篇,表达了对祖国命运的极大关切。比如“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等诗句悲壮激昂,情真意切,读之令人泪下。这些诗歌被收入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许穆夫人因而被誉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爱国女诗人。

  许穆夫人是卫国国君卫惠公的女儿,卫懿公、卫戴公、卫文公的妹妹,她自幼在都城朝歌读书写诗,在风景如画的肥泉荡舟游玩。从前,肥泉从卫国朝歌的城墙外边流过,水面宽阔,清澈见底。肥泉两岸绿竹摇曳,树木浓郁,百鸟喧鸣。如诗如画的肥泉让活泼开朗的许穆夫人流连忘返。这就难怪她在离开这个美丽的乐园远嫁许国后会发出“我思肥泉,兹之永叹”的感叹。

  肥泉的滋养成就了许穆夫人这样一个肌肤光洁、面如桃花的绝代佳人,又因都城朝歌浓厚文化气息的熏陶,许穆夫人文采飞扬且能歌善舞。如此靓女加才女曾被齐国和许国的国君同时相中,最终由许国国君独享佳丽。
  

  纣王折胫,哀怨传不尽
  

  肥泉之所以在当地又被称为折胫河,是因为这里曾演绎了纣王折樵夫之胫验髓的惨烈故事。

  殷商末年武王伐纣,纣王登鹿台自焚而死,至今已过去了数千年,然而人们对纣王当年折樵夫之胫验髓的故事仍然难以忘怀。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记载:“老者晨将渡水,而呻吟难济。纣问何故。左右曰:‘老者髓不实,故畏寒也。’纣乃于此斫胫而视髓也。”纣王斫樵夫之胫验髓后,肥泉始称斫胫河。后来,演变为折胫河。

  折胫验髓的故事流传很广,在淇县更为人所共知。故事中说,纣王为讨得爱妃苏妲己的欢喜,在宫城内修建了一座高耸入云的摘星楼,这座高楼专供纣王与妲己寻欢作乐所用。这年初冬的一天早晨,一老一少两个樵夫来到肥泉边准备涉水去对岸砍柴,年少的樵夫毅然下水过河,而年长者好几次把脚伸进水里又都缩了回来。这时纣王与妲己正好登上了摘星楼,他们看到肥泉边发生的这一幕后感到奇怪,便问身边的卫士这是什么缘故。卫士说,人年纪大了骨髓已经空虚了,本就比年轻人怕冷,在冷水里更受不了。妲己这时摇着头表示她不相信。纣王于是命卫士将两个樵夫捉来,砍断了他们的胫骨,要看看老人和年轻人的骨髓到底有没有区别。妲己看罢哈哈一笑,便与纣王离开了。

  无辜的樵夫就这样成了终身残疾。后来,人们为了表达对纣王残害无辜的憎恨,把肥泉称为折胫河。还有许多谴责纣王的诗篇流传于世。诗曰:“河流曲曲总凄清,呜咽依稀远故城。胜有哀怨传不尽,潺潺未改旧时声。”又曰:“百折潺湲呜咽声,哀波常浸纣王城。何年暗入孟津渡,送约天兵洗不平。”
  

  沧海桑田,留下无穷遗憾
 

  “一滴水也没有了还能叫河?”淇县铁西工业区泉头村村民牛永福、潘合义两位老人从前常在肥泉池和折胫河里洗澡、捞鱼。采访时他们告诉记者,折胫河从1987年10月开始出现第一次干涸,1994年河的源头又有少量泉水涌出,但很快再次销声匿迹,从此再也见不到水了。

  泉头村因曾为折胫河的源头而得名,紧挨着村边的太和泉和饮马泉在当地最为著名。与山东济南的趵突泉相比,太和泉和饮马泉在历史上更为著名,趵突泉到了宋代“乃有趵突之称”,从历史角度来说,自商周时即闻名于世、“泉高数尺”的太和泉当为天下第一泉。

  太和泉和饮马泉东西相距300米,分别筑有围岸,形成了5亩左右、水面开阔的两个大泉池,名曰肥泉池和饮马池。饮马池曾是纣王饮马和给马洗澡的地方,也称浴马池。

当年纣王的饮马池已成为一片树林

  遗憾的是,记者所看到的肥泉池和浴马池已名不副实,虽然石砌围岸尚存,但是池内却长着麦苗和树木。村民说,近些年常有外地人慕名来这里参观肥泉池和饮马池,结果只能看一看遗址。

  淇县一位专业人士在介绍折胫河干涸的原因时说,泉头村与其西面的太行山之间有丰富的地下潜流,潜流在泉头村冲出了地表,形成一处处大大小小的泉水,泉水不分昼夜地涌出,形成方沼,沼满水溢,汇集成河顺势流向东南,形成了折胫河。自上世纪70年代以后,一家家大型工业企业在泉头村周边建成并投产,其生产用水主要依靠打深井抽取地下水,导致折胫河赖以生存的源头枯竭,许穆夫人咏唱的“毖彼泉水”成为历史。
  

  “鱼米之乡”渐行渐远   

  “太和泉的水量特别大,从前抗旱时用22台水泵同时抽水也没有抽干过。”充沛的泉水让河两岸地区曾经被誉为“中原鱼米之乡”。泉头村东南1公里的稻庄村即以盛产水稻而得名。这里所产的稻米与别处不同,米粒特别长,蒸熟后一粒粒全在锅里竖着,吃起来甘甜醇香。据说从前皇帝非常喜欢吃稻庄村出产的大米,这里的大米于是成了贡品。

  清朝同治年间,河南巡抚钱鼎铭组织人力疏浚折胫河,历时半年,耗银6800两。钱鼎铭认为折胫之名“不可垂训也”,便在他撰写的《重浚勺金河记》中将折胫河更名为勺金河,取意为一勺河水换来一勺稻谷。

  “瞻彼淇澳,绿竹猗猗。”村民们记忆中的折胫河垂柳丝丝,蝉蛙争鸣,景色宜人。肥泉和饮马泉水冬温夏凉,清冽甘甜,给当地百姓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因而又被称为福泉。泉水流入河中,“通舟楫”。再流入沿岸的稻田,呈现出“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水乡韵味。两岸百姓因而对折胫河怀有特殊的感情。

  村民们在回忆过去时遗憾之情溢于言表,他们对从前的折胫河记忆犹新。那时的肥泉池、浴马池和折胫河非常清澈,走在岸上能看到水里成群结队的鱼虾。村民潘合义老人说,大约是在1943年,侵华日军的一个军官看到肥泉池里有条1米多长的红鲤鱼来回游,便将身体靠在池边的树干上拿枪向这条红鲤鱼瞄准射击,鱼中弹后被日军官捞了上来。

  日本军官得到这条鱼时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后来为了鱼而命丧淇县。

  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日本军官又带着一个长得很漂亮的日本女子来肥泉池钓鱼。当时村里有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坐在一边看他们钓鱼。钓了一会儿,只见水面上有条大青蛇摇头摆尾游过来,日本女子吓得大声尖叫。日本军官连忙驱赶,可是那条蛇还是上了岸。日本军官抓住大蛇后剥掉蛇皮,用刀将蛇斩为数截,竟蘸着白糖把蛇肉吃掉了。日本军官吃完蛇肉后便两腿发软走不成路了,他认为这是肥泉池旁边的龙王庙在作怪。当天下午,回到住处的日本军官命令部下开车运来了日本兵。日本兵将铁绳的一端拴住龙王庙的柱子,另一端拴在汽车上,用汽车拉倒了龙王庙。而这个日本军官的病还是日益加重,后来竟卧床不起了。他对部下说:“我得罪了中国的龙王。我要把龙王庙重新修起来,求得龙王的原谅。”日本军官似乎有所悔悟,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日本向中国投降了,这个日本军官死在了淇县。

  历史上,达官显贵及文人墨客到泉头村观景者络绎不绝,在浴马池南边曾有一座由官府出资修建的亭子,名为观澜亭,专供游人在此观赏折胫河水的景致。

  肥泉池的南边曾有座武公祠,是为纪念卫国第十代国君卫武公而建。由于明代的地方官员看中了泉头村的美丽风景,特意将位于淇县耿家湾的武公祠迁建到了这里。

  2006年,村民在肥泉池旁边平整土地时挖出一尊保存完好的石佛,石佛身高约1.3米,形象栩栩如生。由石佛的面部表情和雕刻工艺初步考证,该石佛应为唐代以前的文物。

 村民平整土地时在肥泉池旁边挖出的石佛,据称为唐代以前的文物

  记者来到折胫河遗址沿岸采访时,早年间稻浪千重、稻花飘香的稻田已变成了麦地,或建起了房屋。随着光阴流逝,昔日令人陶醉的稻香和折胫河旖旎的风光已渐行渐远。

  “我思肥泉,兹之永叹。”假如许穆夫人能够看到今天折胫河的模样,又会发出怎样的感叹? 

泉头村一处院落里残碑断碣记载着折胫河数千年的历史变迁

      来源:淇滨晚报 2008-1-30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调研札记

·折胫河今昔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