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朝歌漫话 - 漫话朝歌(十二)揭开朝歌蒙尘的面纱
漫话朝歌(十二)揭开朝歌蒙尘的面纱
 
作者:中原剑客608   加入时间:2008-3-15 10:08:38  中原剑客608博客   点击:1217
中国历朝历代的文人,以孔孟之道修身,以清高自诩。曾经用极端恶劣的语言评论过朝歌。就连郦道元这位地理专家,在他的地理专著《水经注》中,亦毫不留情地将朝歌攻击为难治之地。

  《水经注》中是这样描写朝歌的:“淇水又东,水有二源。一水出朝歌城西北,东南流。老人晨将渡水而沉吟难济。纣王问其故,左右曰:老者髓不实,故晨寒也。纣乃于此断膝胫而视髓也。其水南流东屈,迳朝歌城南。朝歌、本沐邑也。殷王武丁始迁居之,为殷都也,有糟丘酒池之事也。有新声靡乐,号邑朝歌。纣作《朝歌》之音,朝歌者,歌不时也。故墨子闻之,恶而回车,不迳其邑。邑名朝歌,颜渊不舍,七十弟子掩目,宰予独顾,由颦坠车。地居河、淇之间,战国时属赵。男女淫纵,有纣之余风。士险多寇。汉以虞羽为令,朋友以难治致吊。”

  郦道元列举了商纣王平白无故砍断老人的腿;商纣王建糟丘肉林于朝歌;做靡乐《朝歌》;墨子路过朝歌而不入;颜渊和弟子捂着眼睛不看朝歌的风景,并将偷看的宰予跺下车去;以及虞翊任朝歌县令,朋友们以难治劝阻六件事将朝歌的风土人情说成是“男女淫纵,有纣之风,士险多寇”的险恶之地。实在是把一个好端端的朝歌描写的骇人听闻,使原本风景佳丽,人文绘翠的朝歌蒙上了一层乌黑的面纱。

  其实、位于千里延绵太行山与华北大平原交界处的朝歌,既有山峦的壮丽又有平原的辽阔。四百年殷商,战国故都的历史,孕育了朝歌丰厚的文化内涵。淇县人决不象郦道元描述的那样“男女淫纵,有纣之余风,士险多寇”。朝歌的民风,即有山人的豪迈,又有平原人的宽阔。

  淇县人尊崇忠义之士,对商代忠臣徽子、箕子、比干尊为圣贤;对舍身剌秦王的荆轲顶礼膜拜;怀念爱国的许穆夫人;尊敬舍身救父的义女缇萦。淇县人相信智慧的力量,将鬼谷子视为大智大勇、助弱济贫、扬善抑恶的君子。被当地人奉为王禅老祖。明代嘉庆年间的碑义记载,在鬼谷祠:“虽齐、鲁、燕、赵、三晋之民,慕其威灵,跻跻跄跄伏首于祠下者,日以万计。”云梦山的香会,是朝歌人的节日。明代人李先竹在碑文中写道“名虽香会,而实有古先王亲睦之遗风焉。”朝歌人的传统,香会上,不分老幼,男人皆兄弟相称,女人皆姐妹相称。

  郦道元将朝歌说成“男女淫纵,有纣之余风,士险多寇”是带着极度的偏见的。即使是墨子,也没有理由因为纣王在朝歌做过皇帝而绕道而行。颜渊七十弟子,路过朝歌掩目不看,就更是迂腐到了极点。如果照此推论,中国上下几千年的历史,哪个做过国都的城市,没出现过一两个昏馈的君王?哪些地方没有过恶人或土匪呢?如果依此理而行,人们只能守着家门寸步不离,即使如此,或许就是宅门的土地下就埋着昏君恶徒的尸骨,真不知道墨子、颜渊之类将何以自处?

  朝歌负下的千古骂名,象一层乌黑的面纱罩在一个俏丽的姑娘头上。使人们始终难以看到她美妙的真容。其实朝歌人在自己的史记《淇县志》中,早就描述过朝歌绝妙的风景。明嘉靖二十四年的《淇县志》将朝歌八景做了如下的归纳:“淇园竹翠”、“胜水流清”、“鹿台朝云”、“钜桥夜月”、“绮窝滩声”、“朝歌野色”、“青岩仙境”、“灵山龙泉”。

  “淇园”:是始建于春秋时代的中国最古老的皇家园林,绿竹葱郁、泉水淙淙、瀑布高挂,古檀隐祠是其四大特色。

  “胜水”:是朝歌西20里处的灵山清溪,明代于惠曾在这里写下了一篇优美的散文《灵台十景记》,灵山十景为:“危严少进,群峰耸翠,列柿流丹、巨崖走蛟,一径蓬壶,半岩风雨,九天鸣佩,双剑横秋,东海龙吟和西北虎啸。”

  “鹿台”:是商纣王自焚处,现为纪念比干的摘心台,此处,三面环山,每逢朝阳升起,红霞满天,故有鹿台朝云美号。

  “纣窝”:是纣王墓,在淇河岸边,因滩头涛声盈耳而得名。

  “野色”:是殷纣王宫遗址,西望太行,野色苍茫,使人萌生怀古之幽思。

  “青岩”:即青岩山,又名云梦山,是鬼谷子隐居讲学之地。

  “龙泉”:即黑龙潭泉水,在凉水泉山沟之中。

  除朝歌八景外,朝歌留下的诗词文章亦光耀千秋,其中我国诗歌总集《诗经》中,收录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爱国女诗人、春秋卫国国君卫惠公的女儿、卫懿公、卫戴公的妹妹,许穆夫人的诗歌。《竹竿》、《泉水》、《载驰》三首。

  《竹竿》诗云“瞿瞿竹竿,以钓于淇。岂不尔思,远莫致之。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槎,佩玉之傩。淇水悠悠,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泻我忧。”表达了对家乡朝歌的无限热爱。

  《泉水》诗云:“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怀于卫,靡日不思。娈彼诸姬,聊之与谋。出宿于干,钦饯于祢。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问我诸姑,遂及伯姊。出宿于干。饮饯于言。载脂载辖,还车言迈。遄臻于卫,不瑕有害?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思须与漕,我心悠悠。驾言出游,以写我就。”表达了对祖国深沉的思念之情。

  《载驰》诗云“载驰载驰,归唁卫候,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即不我嘉,不能施反。视而不臧,我思不远。即不我嘉,不能旋济。视而不臧,我思不庇。徒被阿五,言采其螽。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稚且狂。我行其野,泛泛其麦。控于大邦,元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许穆父人在祖国遭遇不幸时,挺身而出,向大国求救的高尚人格和坚强的意志,受到人们的仰慕和尊敬。

    明代御史孙徵兰题写的摩崖石刻:“山草碧云插汉,泉蓊绿玉飞花,三仁六七贤圣,灵杰千古同嘉。”将朝歌的山水、人文描述的出神入化,可谓点晴之作。

  历史悠远的朝歌,那灿烂的殷商文化,美丽的自然风光,将一层层揭开那布满灰尘的面纱,绽放出奇丽、夺目的光彩……

上一条:漫话朝歌(十一)大伾山中的五女墓
下一条:漫话朝歌(十三)朝歌兵法话春秋

·漫话朝歌(十八)从鬼谷走出的奇人徐福
·漫话朝歌(十七)鬼谷子门下的道家王君
·漫话朝歌(十六)脱颖而出却飘然而去的毛遂
·漫话朝歌(十五)从比干庙的败落说起
·漫话朝歌(十四)朝歌城中的王朝
·漫话朝歌(十三)朝歌兵法话春秋
·漫话朝歌(十一)大伾山中的五女墓
·漫话朝歌(十)淇水养育的改革家商鞅
·漫话朝歌(九)淇水河畔的罗贯中
·漫话朝歌(八)荆轲剑墓前的浩叹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