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文化艺术 - 庄姜或许穆夫人:谁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诗人?
庄姜或许穆夫人:谁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诗人?
 
作者:王绍叶   加入时间:2009-10-12 20:17:34     点击:1894

  如果说,《红楼梦》是关于中国封建社会厚黑学的世故之作,因而说它又厚又黑,应该是切实的;而《诗经》便是中国古代文学的少年启蒙之作,青春而轻狂,也留下不少未解的谜语。诗经三百首,抒写五百年春秋,能真正完全读懂的人,古今几乎没有,包括编纂者孔夫子,也不能自夸其口。
  
  而《诗经》中透出的历史和人文信息,还有很多不被我们真正领会。因此,就有了关于到底谁是中国第一位女诗人的争论。自古以来,文学史研究者大都认为,中国第一位女诗人是许穆夫人,根据在于《毛诗》之序;但也有不同看法,宋朝朱熹就认为,中国第一位女诗人的桂冠,应该属于早于许穆夫人的庄姜,但至今仍无定论。
  
  而且,我认为,这不但是关于中国第一女诗人的争议,其实也关系到,谁是中国第一位诗人的问题。因为文学史上公认屈原作为中国第一位诗人,但如果考证出,谁是诗经的第一,理所当然也是中国诗人之最,而屈原也可能就只能屈居第二,或者伯仲之后的老昆了。故而,这种争论不但关系到研究者的声誉,也关系到诗人的声誉,甚而还可能涉及诗人故地之争,所以,意义非同小可。
  
  认为许穆夫人是中国第一女诗人,似乎言之凿凿,有凭有据。许穆夫人原是卫国公主,嫁于许国穆公。《毛诗》称,《载驰》为许穆夫人作也。悯其宗国颠覆,自伤不能救也,卫懿公为狄人所灭,国人分散。露于漕邑,许穆夫人悯卫之亡,伤许小之,力不能救,故赋是诗也。另据《左传》记载:卫之遗民,男女七百有三十人。益之以共、滕之民为五千人,立戴公,以庐于曹,许穆夫人赋《载驰》。
  
  载驰载驱,归唁卫候;驱马悠悠,言玉于漕。《载驰》以沉郁悲愤的笔调,抒发了许穆夫人急切归国,以及终于冲破阻力,回到祖国以后的心情,表达了她为拯救祖国不顾个人安危、勇往直前、矢志不移的决心。字里行间,充满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就是今天,我们吟咏起来,仍震撼心扉,不忍释手。不愧为中国文学史上爱国诗第一篇,屈原《离骚》的源头。
  
  此外,能够考证为许穆夫人作品的还有,收录在《诗经》中的《竹竿》《泉水》等篇章。《竹竿》描写了许穆夫人少女时代的生活,和她身在异国,时常怀念父母之邦的思乡之作。诗曰:籊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傩;淇水悠悠,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看来,许穆夫人和后代的李清照,颇有相似之处,既有忧国情怀,又有小女子的幽怨,是为女流之中的大风范。
  
  至此,许穆夫人坐稳中国女诗人第一把交椅,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到了宋代,大学者朱熹又考证出《邶风》中开篇五首为庄姜所作。庄姜何许人也?《左传》记载,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也。而卫人眼中的绝色美人如何?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但说庄姜之美,就可以流芳千古。有评语曰:千古颂美人者,无出其右。甚至有人认为,千古颂美人者,无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语。寥寥数语,便把庄姜倾城倾国的音容笑貌,勾画得出神入化,至真至美。由此,我想起希腊神话里的海伦,不着一笔美艳之词,但从旁观者的议论,为了这个女人发动一场战争,值得。在这里,任何美丽的语言,已经显得多余。
  
  而这个绝代美女嫁给了卫庄公,正是应了红颜薄命的古训。《毛诗》曰:庄公惑于嬖妾,使骄上僭,庄姜贤而不答,终以无子,国人悯而忧之。因为庄姜无子,所以受到冷落,故以诗释怀,聊以寄托,倒也很符合其生活形状。于是,便写下了《燕燕》等名篇,其诗曰: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不及,泣涕如雨。被后代诗家推为万古离别之始作。
  
  《柏舟》里的庄姜,虽然身为绝代美妃,却备受冷落,隐忧难解,因此有如此感叹:我心匪鉴,不可以茹;我心匪石,不可以转;我心匪席,不可卷也;《绿衣》里的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心忧矣,曷维其已;《日月》中的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于不我;《终风》里的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无一不是表露怨妇之心声,独守空阁的悲情。
  
  虽然朱熹的说法仅是一家之言,与之呼应的古今学者不多。而且,《毛诗》和《左传》都没有庄姜赋诗的记载。倒是在宋代《列女传之母仪传》中,有卫姑定姜做诗的记载,曰:卫姑定姜者,卫定公之夫人,公子之母也。公子既娶而死,其妇无子,毕三年之丧,定姜归其妇,自送之,至于野。恩爱哀思,悲心感恸,立而望之,挥泣垂涕,乃赋诗《燕燕》。不过,对于这种说法,尤为不可信。
  
  但我以为,朱熹的考证确有几分道理。诗经《邶风》中开篇五首,起码有三首是怨妇之作,这一点没有人异议。而据朱熹考证,当时最有可能感怀于此的就是庄姜了。那么,我们不妨信其有,反正庄姜是个绝代美女,这也是不可置疑的,其坎坷命运正与《燕燕》等怨诗相符合,这有什么不可呢?总比那些为了吸引眼球,而恶意杜撰出来的奇谈怪论强多了。
  
  如果,我们认为朱熹的考证是正确的,从时间来看,庄姜的作品比许穆夫人早了约六十年,那么,中国第一位女诗人,或者说中国第一位诗人,理所当然是庄姜了。为了各得其所,我们不妨增加一个位子,让许穆夫人作为中国第一位爱国女诗人,或者第一位爱国诗人,这样就可以达到皆大欢喜的目的。而且,是否也可以结束这场旷世未了的争论呢?也未可知。
  
 


上一条:许穆夫人(下)
下一条:许穆夫人《载驰》诗解读

没有相关信息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