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网友投稿 - 感悟大伾山
感悟大伾山
 
作者:何国俊|xunxianheguojun@126.com   加入时间:2008-11-11  qxsjj   点击:634

感悟大伾山

深秋,好友神往大伾山已久,便相约结伴而行。我曾多次登临大伾,领略胜境,然而,劳碌之暇,疲惫之余,好友相伴,天公作美,此刻登山观景,别有一番情趣。
与友沿山南坡,拾级而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棵首首相依、挺拔翠绿的千年古柏,这便是情人柏。每逢至此,看见年轻的恋人依树合影留念,脸上自然流露的笑容,令人生羡。幸福的恋人可曾知道隐含其中的悲情故事吗?他们能否像故事的主人那样生死不离、相偎相依、亘古不变吗?我常有这样的疑问。
走御道,过天齐庙,向东顺阶而下,置身于草木葱茏之间,古柏夹道,林静道幽,顿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不觉间便至太平兴国寺,站在庙门翘首东望,只见平畴沃野、阡陌纵横。这难道真的是黄河流经的故道,渔姑救驾的故事真的在此发生过吗?我和友皆充满疑虑。猛回头,陡见弥勒佛屈膝而坐,目光炯炯,开怀大笑。他在笑什么呢?是笑赞世间的真善美,还是笑对天下的假恶丑呢?我不得而知,只是隐隐觉得,他在告诫人们笑对人生、容纳一切,方为处事之道。
出太平兴国寺,过古槐,跨石阶,穿越庙宇楼阁,闻名遐迩的伾山大佛便展现在眼前。凝视正襟危坐、庄严肃穆的千年古佛,虽无顶礼膜拜之举,却有肃然起敬之意。他那平和而凝重的眼神,似乎在告诉人们,再大的磨难、再多的挫折、再苦的命运,都会因镇定平和而改变;他那宽厚前执的“无畏印”,好像在用全身的力量,为善良、淳朴的人们阻挡一切妖魔鬼怪。凝望大佛,我不禁自问:曾经滋润了这片土地,也为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带来无尽苦难的黄河,真的因此而改道了吗?如果确实如此,那么对于千百年来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究竟是福还是祸呢?带着这些疑问,我再次凝望古佛,陡然想起自己的一首拙作:
千年石佛八丈阔,稳座楼阁镇邪恶;
孤山突兀层峦在,功过因缘后人说。
是呀,世间的人和事,有时很难分清对和错、功与过的,这正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出天宁寺,顺山势攀岩而上,赏雄浑遒劲之笔法,品文人墨客之佳句,不觉已身临八卦楼下,兴趣释然,便扶梯而上,登楼远眺,纵览寰宇,顿生超然物外之感。放眼远望,感慨万千,双目凝视,沉默不言。友问为何不语,殊不知,此刻我正在极力找寻曾经挺立于姑山峭壁上的“岁寒双秀”,变幻多千的“善化奇峰”,风光旖旎、舟船穿梭、鱼燕嬉戏的“卫水燕语”……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又在哪里呢?我苦苦地找寻着、思索着……
带着无尽的遗憾,出“纯阳洞天”门,过吕祖祠,便进入古柏森森、摩题遍布、幽雅清净的“霞隐山庄”。置身其中,仿佛听见阳明先生在高谈阔论、讲学授道,看到他在凝神静气、挥毫泼墨,于是“晓披烟雾入青峦,山寺疏钟万木寒……”的佳句,便跃然纸上。每每想到此,便对他的博学宏论、意境笔法充满敬慕之情!
谈笑间与友沿摩崖路顺势而下,过伾山广场,至百猴路,姿态各异、玩耍嬉戏、妙趣横生的石猴,给游人带来了无限的乐趣。“哪是什么?”顺着好友的指向,隐于翠绿之中的恩荣坊映入眼帘。我时常为恩荣坊建筑之壮伟、雕刻之精细惊叹不已,更为孟赫之恩怨、历史之沧桑感慨万千,这真是:
恩怨镌龙章,荣辱雕重坊;
名为垂青史,实乃鉴四方。
感慨中,不知不觉已走出山门。置身其外,回首凝望,大伾山参天苍翠的古树名柏,苍劲遒健的摩崖石刻,跨越千年的寺庙楼阁,依然矗立眼前。然而,那些登山祈福、顶礼膜拜的帝王将相今在何方,那些纵论天下、挥毫泼墨的文人墨客又在哪里呢?突然,一声汽车的长鸣,使我犹如跨越时空,从千年梦境,回到现实之中,看着大伾山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忙碌奔波的人群,我不觉一惊,蓦然想起清代礼部尚书张英的佳句: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是呀,今天的功名利禄、恩怨情仇,都将在历史的长河中,化作灰飞烟灭,只有大伾山将依然矗立,继续记载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繁衍生息的悲喜与苦乐……
感悟大伾山,使我受益无穷!

 

上一条:感谢老师
下一条:已经没有了

没有相关信息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