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说古论今 - 追忆牛心岗惨案
追忆牛心岗惨案
 
作者:淇河晨报记者 苗苗 李丹丹/文 赵永强/图  加入时间:2014-12-12 20:10:47  qxsjj  点击:

1941年8月13日,牛心岗惨案就发生在屋前这片空地上

  鹤壁网-淇河晨报消息 (记者 苗苗 李丹丹/文 赵永强/图)在每一个牛心岗村村民的内心深处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悲痛记忆——牛心岗惨案,这段记忆提醒着人们勿忘国耻,牢记战争苦难,追求和平。12月13日是我国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值此之际,记者走进淇县牛心岗村,回顾历史,祭奠英灵。

  灵山街道办事处小滹沱行政村牛心岗自然村位于淇县县城西北的灵山口,是进出灵山的门户。70多年前,这里发生过著名的牛心岗惨案。

  12月11日,天气寒冷,呼呼刮着的寒风仿佛在诉说着什么。来到村东的打麦场,村民王贵喜告诉记者,这里就是当年32名村民被侵华日军扫射杀害的地方。记者看到,附近几间石房的墙上还留着当年被焚烧的痕迹,有些房子只剩残垣断壁。

  日军一路追到牛心岗村

  说起70多年前的那一幕,在场的人们不禁垂泪。今年66岁的王贵文是牛心岗村村民,他的爷爷奶奶是当年村里为数不多的幸存者。王贵文自懂事起就经常听家人讲述这段血腥历史。

  1938年,淇县被日军占领,淇县人民陷入兵凶战危、饥寒交迫的黑暗深渊。牛心岗村位于淇县西北的灵山口,是进出灵山的门户。

  1941年8月12日,淇县抗日自卫团中队长辛长山带人来到附近村庄执行任务。13日凌晨,他们返回途中路过大洼村时碰上前来扫荡的日军。他们一边打一边跑,其间打死了一名日军军官,这下可惹恼了日军。

  7时许,辛长山带着人跑到了牛心岗村,此时村民吃过早饭正准备去地里干活儿。辛长山以为日军不会追来便在村里休息,没多久,日本人追了上来,辛长山带着人便往山里跑了。

  3岁娃娃被撕成两半

  村民还没来得及收拾客人用过的碗筷,日军就进了村庄。“听说当时日军有一二十个人,扛着两挺机关枪。”王贵文说。

  追击而来的日军不熟悉山里的地形,不敢贸然进山,就将怒火发泄到了村民身上。

  “村民王清泉的3岁的孩子正在屋后的酸枣树下捡酸枣吃。日本兵看到后跑到孩子跟前抓住他就朝墙上猛摔,看孩子没摔死,又扯开孩子的双腿残忍地将孩子撕成两半。王清泉的媳妇想去护孩子,日本兵就拿刺刀刺她,她吓得赶紧往屋里跑可还是被追上刺死了!”王贵文说,王清泉是他二爷,后来幸存的王清泉跑去当了兵,就为打日本兵。

  “有一个妇女中枪倒下后,怀里抱着的几个月大的娃娃没死哭了起来,被日军发现后用刺刀刺死了。还有,魏生妞的七八岁的女儿钻到了村口磨盘的磨道里,日本兵发现后就往外拽她,她搂着磨盘里的柱子不肯出来,日本兵就用刺刀往她的屁股上扎了好几下才走。”王贵文说起这段往事,言语中充满了愤恨与悲伤。

  32名无辜百姓惨遭屠杀

  气急败坏的日本人将村民撵到村东的打麦场上,村里的王锡玉看形势不对便试图上前跟翻译官说情,没想到走上前没说两句就被恼怒的日军直接用刺刀刺死了。

  残暴的日军让村里的老百姓跪下,接着便架起机枪。在一阵扫射后,上至60多岁的老人,下至刚会走路的娃娃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日本兵担心有活口,又用刺刀扎了一遍,然后把尸体拖到一起,铺上麦秸秆,浇上汽油,点火烧了。

  临走时,他们又抢走了村里的牲畜和粮食,把村里仅有的39间房屋付之一炬。

  在牛心岗惨案中,全村42口人,除了2个上山放牛的人、2个小孩儿、5个在深山里避难的村民以及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王锡祥,其余32人全部惨死于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之下。

  惨案发生后,村民们的亲戚前来办后事。“认尸体时,因为尸体都被烧焦了,他们只好根据体型特征分个大概,然后就埋了。”王贵文说。

  后来好多年村里都没人居住,直到解放后才陆续有人迁来。

  忍着焚身剧痛从死人堆里爬出

  “王锡祥是我爷爷的四叔,他是惨案现场唯一幸存下来的人。”王贵文说,当日本人用机枪扫射村民时,王锡祥在人群中被前面的人压倒后便躺着装死,后来日本人用刺刀挨个刺村民,刺刀幸好从他的大腿旁刺过。在日本兵放火焚尸时,他忍着剧痛一声不吭,直到日本兵走了,他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边脱去着火的衣服,一边朝日军离开的反方向跑去。

  “我的老四爷虽然活了下来,但是烧伤严重,加上这件事对他刺激很大,一年多后也去世了。我所知道的情节都是大伙儿从他那听来然后传下来的。”王贵文说。

  王贵文的姑奶奶王软妮如今已有89岁高龄。记者在王贵喜的带领下,在隔壁的村子里见到了她。和蔼可亲的老人一提到那件惨案笑容就僵住了,语气也变得十分愤慨。

  那年王软妮只有16岁,她的弟弟才7岁,由于村里不太平,弟弟见着穿军装的人就害怕。惨案那天,辛长山带人进村时被弟弟看见了,他就一直哭,于是父母就把她和弟弟送到了山里避难,姐弟俩因此躲过一劫。

  王软妮说:“俺在山里听见了枪声,随后又看见村里冒烟了,俺就拉着俺弟弟往回跑,一回来就看见俺爹俺娘躺在地上,已经死了。家没了,村也没了,大火还在烧,打麦场上都是烧焦的尸体……”

  后来,王软妮嫁到了隔壁的村子。“这几十年来我都不能从那村子经过,过一回就要哭一回,哭得满地打滚,站都站不起来。”老人说。

  还有5个在深山里避难的村民躲过了这一劫,他们分别是王贵喜的爷爷、奶奶、父亲、二叔和三叔。“在惨案发生前,因为战火不断且土匪时不时来绑人要钱要粮,我奶奶不想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所以我的爷爷奶奶就把地租给别人,带着家人去山里的村子避难了。”王贵文说。

  王贵喜告诉记者,另外两个幸免于难的人当时上山放牛了,一个是他的二爷王清泉,一个叫魏生妞。“平时是我二爷的弟弟放牛,那天他死活不愿意去,我二爷就替他去了。”王贵喜说。

  村民自发立碑佐证日军罪行

  惨案虽然已成历史,但它铭刻在人们心中。王贵文曾经是附近一所小学的老师,他几乎给每届学生讲述了惨案。他说:“我要让下一代了解这段历史、铭记这段历史。”

  记者在牛心岗村村头见到了写着“爱国教育基地”的牌子。村民们说,这些年经常有单位来这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一位村民在村里开了家饭店,在饭店的院子里贴上了牛心岗惨案的经过,他想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日军的罪行。

  今年9月,牛心岗村村民自发竖起纪念碑,警醒后人勿忘国耻。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