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朝歌漫话 - 史话朝歌寨
史话朝歌寨
 
作者:王广铭  加入时间:2015-9-1 9:11:11  qxsjj  点击:
史话朝歌寨
王广铭
 
朝歌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之前。《山海经》曰:朝歌山。明《淇县志》记载:“朝歌寨,是纣王避兵之所,今遗址尚存。”朝歌寨也叫朝歌山,本地人都称作“老寨”。它是太行山的余脉,海拔七百多米。它断壁悬崖拔地而起,山顶较平坦面积有数十亩之大。若说当年纣王屯兵于无躲风避雨之处的这孤山之巅,那是不可能的。那么,当年殷纣王“避兵之所”究竟何处?“遗址”又在哪里呢?
我家就居住在老寨西山脚下的大春花村。自古以来,村里人就在老寨山下开荒、造田、植树和放牧。小时候我经常跟随大人上山摘韭菜、放牛、砍柴。之后到外地上学、工作,但每逢放假回家,都要上老寨玩玩转转。对于老寨的沟沟坎坎、一草一木、一石一景都了如指掌。
深秋的一天,我又一次回到距淇县城三十多里的大春花村。这是一个风景秀美的小山村,小河流淌着从村中而过,瓦房、平房错落有致地傍山而建,古朴典雅,十分迷人。村子正南山谷叫“寨沟”,其实它就是朝歌寨大峡谷。顺着河谷东侧的小路斗折蛇行,沿途只见村民们在梯田里摇耧播种小麦。山坡上、田岸边、一丛丛、一簇簇傲霜的野菊花独立寒秋,花鲜叶茂,绽蕾怒放,呈现出“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壮丽美景。一棵棵柿子树上的柿子红彤彤的像红灯笼似的挂满枝头。几只小鸟“滴滴嘟嘟……”鸣啭着从头顶掠过,那叫声像山歌一样在山谷间悠扬飘荡。看不完的美景,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朝歌寨的山脚下,在一个叫做“驴打滚坡”的地方驻足。隔河谷相望,西山坡下有一堵碎石砌成的石墙,上面长满了荆棘和苔藓。石墙呈东西走向,长约十米,宽约四米,高三米,这便是朝歌寨的“拦马墙”的一段遗址。“拦马墙”东头起于朝歌寨山根儿,向西沿着山梁一直砌到谷底,然后折向西山坡,仍顺着山梁砌上去,直到与朝歌寨隔谷相望的“三角寨”。整个石墙像一道城墙,呈大“V”字型,十分壮观。据说在十九世纪末期,“拦马墙”还残垣断壁的保留着它那老样子,久而久之,人们开荒、造田和放牧,“拦马墙”渐渐地被毁掉了,如今仅仅留下这么一小段“遗址”。
继而前行百余米,便来到一个小山岺上。站在岺头西南望去,是一个深约两里的山沟,沟中树木葱茏,山沟名字叫“饮马池”。据说很久以前山沟的南崖下有一个大水池,池水清澈见底,泉水叮咚常年不断,纣王的兵马就在这里饮用水。现在已经没有叮咚的泉水,水池也不复存在。这是因为时代久远,自然环境、生态环境等已被破坏。但是,在沟的东南上方仍有一股小泉水,每当夏秋季节,泉水从石缝中叮咚流满小池,山上的香客都到小池中取水。
顺着山岭向上走,山路愈走愈徒,风景却越走越奇,只见叠彩峰岺,重岩叠嶂。路过那个小水池,顺着一条山缝上去,便来到一个豁子口,当地人称“寨豁”。它的正南下方的小山村叫“大水头”,大水头村向东三里之处便是当年纣王的财宝存放地“鹿台”。从寨豁向东是朝歌寨,向西是“小磨山”,山势在这里形成一个大缺口,也呈“V”字形,山南向下是悬崖峭壁,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据传殷纣王当年在此屯兵时派一名士兵守住豁口就万无一失,真乃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险要之地。
从寨豁转折向东沿崎岖山路行走约三百米,便到了一个叫做“令山”的小山头,山头正下方是石岩,向东走便是大水头村地界,那道山沟叫做“石岩沟”,里面有大大小小许多石岩和洞穴。据说这道沟是当年纣王的兵马躲风避雨的宿寝之地。站在“令山”四处张望,视野开阔,山下一切尽收眼底,传说这里便是纣王当地操练兵马吹响号角、挥舞令旗发号施令的地方,故名“令山”。
朝歌寨有“南门”和“北门”,一在山南头,一在山北头,也就是上朝歌寨山顶只有这么南北两条羊肠小道,人们一般从“南门”上山。沿山南西侧小道,绕过山头向东上到豁口顿觉敞亮,太阳就在正上方,金光万道。向下看去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左右尽是峭壁悬崖。由豁口向下行七八米折转向北有徒壁的石阶小路,由小路匍匐攀援而上直达山顶。站在山顶极目西眺,太行壁立万仞,莽莽苍苍;东瞰华北大平原,沃野千里。苍鹰在头顶盘旋,朵朵白云似举手可摘。足下踩着大青石板,上面依稀可见碗口大的马蹄印记。传说这里是纣王跨战马上至山顶踏下的马蹄印记。关于此说,我宁信其有,因为纣王体健力壮,能托梁换柱和倒拽九牛,其马之力气也可想而知。
站在山顶向下望去,从“拦马墙”到“寨豁”,从“饮马池”到“石岩沟”,还有那长长的“跑马岺”和大小“储备沟”。在这广袤的山谷间,有食物草料,有水源和宿寝之处,真是一个屯兵和操练的好地方。这不得不叫人确信,明《淇县志》记载的殷纣王“避兵之所”就在此地,“拦马墙”,“令山”等就是当年的遗址。
我们穿越时空到三千年前。只见“令山”上号角吹响令旗挥舞,山谷间千军万马蹿山跳涧,刀光剑影,战马嘶鸣,人声鼎沸,尘土飞扬。度过一个个春秋,演练得兵强马壮。曾几何时,纣王跨战马率部队布兵杀虏,威定东夷,拓疆域统一华夏,其功绩可歌可赞。后期的殷纣王逆天而行,荒淫无道,残暴杀戮,众叛亲离,牧野败北,亡国自焚,葬身鹿台。当这颗璀璨的一代明星陨落在鹿台的那一刹那,仅仅在深邃的天幕上留下一道擦痕而已,这是多么可悲可叹。
朝代兴废,人生无常。只有这像朝歌寨一样的苍山永在,像淇河一样的大河日夜奔流。晚风轻拂,朝歌寨在夕阳的余晖下更加灿烂。村舍里升起了袅袅炊烟,许许多多的老故事被时代淹没,许许多多的新故事在时代的浪花中迭起。
 
2015年8月20日
作者系淇县一中退休教师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