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说古论今 - 神医王老立
神医王老立
 
作者:贾振君  加入时间:2017-11-17 11:03:54  qxsjj  点击:

 

卫辉府有个大财主的宝贝女儿得了一种蹊跷症,能吃能喝,能跑能跳,却浑身奇痒。财主懂点医术,自己开了个方子,内服外敷加熏蒸,办法使尽了却不见效,因此愁眉不展,寝食不安,几天下来,人瘦了一圈。家人四处打探名医,不久,听说朝歌城里有一个叫王老立的,医术高明,尤其擅长治疗各种疑难杂症。财主不敢耽误,让手下人抬轿去请。
王老立望闻问切。财主夫人道出女儿患病的来龙去脉。桃花原有百十亩大小,原是几十户人家的救命水田,财主听说是一块风水宝地,就不择手段弄到了手,经过多年经营,如今已成气候,一到春季,桃红柳绿,风景宜人。前两天风和日丽,财主率全家老小几十口到原上游花赏景,不知怎的,女儿去时还好端端的,回来后身上开始奇痒难忍。王老立给小姐号了脉,又仔细观察了气色,对财主说,小姐的病确实很严重,如不及时救治恐有生命之忧哇。夫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还望先生救她一命啊,她可是老爷的心肝宝贝,四十几岁才得了这棵独苗……王老立说,好在病毒还没侵到五脏六腑,兴许还有救,我试试吧,就看财主有没诚意,不知贵府舍不舍得?财主说,舍得舍得,就是拿这万贯家产换女儿的命我们也愿意。王老立轻轻摇了摇头说,不用,只是九牛一毛吧。接着,王老立详细作了交代。财主命管家一样一样记录下来。王老立说不行,这件事必须由财主亲自操办。
谷雨节这天,财主门前支起了三口杀猪锅,清一色的猪肉炖粉条,外加二十笼热腾腾的大雪白馒头。因事先鸣锣告知了十里八乡,来吃舍饭的灾民蜂拥而至,财主亲自掌勺,笑脸相迎。有个叫饭花子一口气吃了三四碗,肚饱眼饥,又盛了半碗,刚咽下一口就吐了,而且把先前吃的几碗都捎带出来了,花花绿绿的喷了财主一脸,财主摸拉了几把,蹲在地上干呕了半天,站起来刚要动怒,突然看到王老立正瞅着自己,脸色一下僵到那里,又立刻多云转晴,忙咂咂嘴说,这饭真香啊。众人一阵哄堂大笑,财主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恨不得钻到地缝里……
第二天上午,王老立让财主夫人蒸一个粘糕,财主猜不透王老立作何用却不敢问,见时候不早了才凑近他跟前说,王先生您看,该做的我都做了,是不是给……王老立说不急不急,这样吧,准备一个单间儿,用黑布把窗子遮住,让小姐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候着,我配好药马上就到。这?财主露出难色。哦,对了,叫夫人留下陪着,王老立嘱咐道。
王老立一看,可不是,小姐十来岁,全身红肿,皮肤溃疡。他拿出粘糕在手上反复搓揉,还不时地拉扯一下看粘劲儿大小。夫人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约摸一袋烟功夫,王老立才开始治疗,只见他把粘糕拍成一个饼,含在掌心,在小姐身上扣,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从额头到脚尖,从前胸到后脊,很仔细,很有耐性,扣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用一种褐色的糊糊把整个人涂了一层。几天来一直烦躁不安的小妮这时竟睡着了。夫人要喊醒她。王老立摆了摆手,说让她睡,待她醒来洗个澡,两天后即痊愈。
财主女儿一觉醒来病已去了大半,浑身上下哪儿都舒服,又开始欢蹦乱跳了。财主说真是神人啊。

高村有个庄户人家,推着独轮车来到王老立的家乡,请王老立去给父亲看病。王老立到高村后,看到病人的家属满脸戚色,正忙着准备后事。他径直来到病人前面,只见病人面如死灰,双目塌陷。他侧身弯腰靠近病人,细听,病人喉咙里有细微的呼噜声。他站起身子,告诉家属,赶快找根鸡毛。家人到鸡窝边找了一根鸡毛,递到他手里。他打开药箱,拿出一只小药葫芦,用鸡毛沾了一点药面,撬开病人的嘴,把鸡毛轻轻探到病人的喉咙里,旋转几圈,然后,叫家属把病人抬起来,头朝下,脚朝上,在屋里正三圈,倒三圈走。走了几圈后,病人突然大咳一声,吐出一口核桃大小的稠痰,王老立说好了,让家属把病人放到床上,病人忽然喊着喝水吃饭。王老立又开了汤药,让病人调理,几天后,病人痊愈。这户人家齐刷刷跪下叩头,不知道如何感谢王老立的救命之恩,王老立忙把众人一个个搀起,说我分文不取。
还有一次,王老立走到半路,遇到一位下地的孕妇,他停下来,劝孕妇说,这位大嫂,不要下地了,赶快回家吧,孩子到时辰了。这位孕妇半信半疑,回到家,感觉肚疼,家人赶忙叫来接生婆,孩子顺利出生,母子平安。这家人非常感激,要不是王老立提醒,后果不堪设想。

王老立先生用过的药橱

王老立名声大噪。淇县城有多家药堂高薪聘请他去当坐诊医生,他均婉言谢绝。他坚守深山,固守清贫,为山里乡亲开药治病,解除痛苦。当时,城里有一家大药堂,老板叫王伯禹,医道高明,医德高尚,为人谦虚,常到山里与王老立探讨医术,切磋技艺,王老立下山进城买药材,也顺便到大药堂找王伯禹谈医论道,两人成为莫逆之交。王伯禹看重王老立的医术与人品,三番五次邀请他出山。碍于交情,王老立离开了家乡,来到县城大药堂当上坐诊医生。王老立对人热情,说话和气,病人至上,有时,正吃着饭,病人来了,他马上放下饭碗,先给病人看病,处置好病人,才重新端起饭碗吃饭。黑更半夜,觉睡得正香,病号上门,他立即起身看病。对无法来药堂诊治的病人,他还经常登门诊治,县城大街小巷,经常可以看到他匆匆的身影。他没有架子,对病人一视同仁,骑马坐轿来的看,平板车拉来的看,步行背来的也看。
正当他的生意如日中天时,日本人来了,朝歌城从此鸡犬不宁。一天,几个庄稼汉背进一个人,只见病人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王老立忙问怎么回事儿,其中一个说,鬼子开枪打的,请神医救命啊,他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全指望他。王老立解开衣服一看,伤员胸口已被射成马蜂窝,纵然是神仙下凡也无力回天了,说料理后事吧。孩子哇地嚎啕大哭……
这天,有个商界老板走进药店。王老立说,稀客啊,您哪儿不舒服?老板说,不,我今天不是来看病的,是这样,王神医,现在皇军成了个维持会,我想举荐你当会长,您可别推迟,以您的威望,您的医术,朝歌城谁不佩服?只要咱哥儿俩联手,就一定能维持一个繁华共荣的大好局面,怎么样?王老立说,您容我想想。老板说,您好好掂量掂量,我这几天等个信儿。

夜晚,王老立辗转反侧,浮想联翩。王老立名王树基,字立业,号老立,淇县大石岩村大春花人,生于清朝同治三年,世代耕读传家,爷爷曾是晚清举人。到了王老立这一辈,家道虽已中落,但他仍牢记祖训,发奋读书,谋求功名。他在卫辉府求学期间。家乡爆发了一场瘟疫,父亲病逝,他赶回奔丧,到家后,他大吃一惊,瘟疫远比他想象的厉害,不仅蔓延了十里八乡,而且流行的很快,患者早上还好好的,晚上说不行就不行了,得了这种病上吐下泻,通身蜡黄,三天后浮肿身亡,喝药扎针也不见效。母亲催促他赶紧离开。王老立说我不能走啊。母亲说,不走就是等死,娘死了不怕,你还年轻,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哩,你可是全家的指望。王老立说,我读了那么多书,却救不了爹娘,有什么用?我不相信这病治不好,我要留下来救乡亲们。母亲说,医生都说没办法。王老立倔强地说,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王老立找出《黄帝内经》、《本草纲目》,反复研读。为了采制草药,他踏遍了家乡的每一道山梁,为了体验药性,他总是第一个品尝。一天,他攀上后老绝,在崖头上发现一丛草很特别,就采回来让乡亲们辨认。邻居大伯说这种草叫冰柴,寒冬腊月,别的草早腐烂了,这种草虽也干枯,却不落叶,雪天就更稀奇了,上面总挂不住雪,都说它在冰雪天也长。王老立说,这正是我要找的药材,他赶紧按药典的配方,加入柴胡、远志、板蓝根等几味草药,用文火煎熬,让患者先喝。奇迹出现了,只喝了两回就止住了。王老立马上发动全村的青壮年男女到山上刨,然后支起大锅熬制,让乡亲们喝,又跑遍十里八乡救助乡党,瘟疫终于被扑灭了。乡亲们说多亏了老立。大伯说,老立,我看你有天分又肯学,从咱家往北翻过七七四十九道岭,有个玉皇顶,上面有个一灯大师,听说他神通广大,又懂医术,你不妨拜他为师。
王老立在玉皇顶一学就是十年,临下山时,一灯大师送了一程又一程,谆谆教诲,你要悬壶济世,惩恶扬善……
王老立不愿意看到日本人,于是,毅然决然离开条件优越,报酬丰厚的大药堂,重回山里老家行医。当时,县城许多头面人物想方设法挽留他,哪里挽留得住,惋惜之余,人们制作了一块檀木大匾赠送他,以表达对他精湛医术、高尚医德的褒扬与敬仰。檀木匾长2米、宽1.5米,上镌刻“心存济世”四个大字。人们还举行了非常隆重的赠匾仪式,大匾上挂着红丝绸,用大马车拉着,几十位赠匾人跟随马车,步行几十里山路,一进他的家乡大春花村,赠匾人就敲响锣鼓,点燃鞭炮,锣鼓声、鞭炮声震天动地,本村的、邻村的百姓举家出动,围着看热闹。

民国时期的中药铺(同时期参考图)

王老立学医精益求精,即使成了名医,仍然苦读药书。每年年底,他都会独处幽室,用上几天时间,将一年所学药书主要内容,完整地背诵一遍,以加深记忆。由于常年劳顿,他积劳成疾,七十一岁时,不幸患上眼疾,双目失明。双目失明后,他曾吟诗感慨:“言听视动四十年,济世活人心胆寒。七十一岁生目患,火入肝经把日埋。”眼睛失明以后,找他看病的仍络绎不绝。他眼睛看不见,就靠着两只耳朵听,一听病人脚步声、说话声、呼吸声,就能诊断出病人的病情。因眼睛失明无法开处方,由孙子代笔,处方开好后,要求孙子念给他听,确保没有舛误纰漏。遇到孙子不会写的药名,他就告诉孙子,这个药名在哪本书,哪几页,哪几行,孙子去查找,竟然毫厘不差。
一九四三年八月,淇县抗日民主政府首任县长刘哲民得了重病,生命垂危。当时,抗日政府设在黄洞乡桃胡泉村,距离大春花有三十多里,崇山峻岭阻隔,道路不通。王老立得到消息后,赶忙让人绑起椅子,找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抬着他,带上孙子,一路翻山越岭,千辛万苦,赶到了桃胡泉。来到这里,他顾不上休息,赶忙来到刘哲民跟前,仔细把脉,询问病情,诊断为伤寒症。伤寒是一种传染病,极难治疗,随时有生命危险。王老立口授秘方,孙子代笔开出药方。有些药非常稀缺,他们就通过关系四处寻找。药凑齐后,爷孙俩守着刘哲民,精心治疗,历经半个月后,才把刘哲民的病治好。事后,刘哲民感激地说:“王老立老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刘哲民对王老立念念不忘,新中国成立后,他先后任贵阳专署专员、省工程厅厅长、国家水利部基本建设总局局长等职,百忙之中,他不忘关心王老立的家人,多次询问他们生活怎么样,有没有困难。王老立在给刘哲民治病期间,还多次为抗日政府战士治伤看病,为抗日工作做出了极大贡献。

王老立故居遗址

王树基除医术精湛外,还写得一手好字。他的字体端庄流畅,有颜、柳风格。他曾为灵山寺撰写碑文。王家祖坟里,其叔父墓碑,由他书写,碑文三百余字,字体端庄遒劲。
他对后人管教严格,要求后人勤于耕读,珍惜光阴,不误学时,贫莫失志,富不恃腔,宽和待人,孝敬父母,钟爱兄弟,重教子孙。鉴于他家教严格,后人多成才,医术代代相传。

王老立故居石台阶

王老立卒于1950年,享年85岁。而今,大春花村尚保存有王老立开过的诊所,但因年代久远,已经破旧不堪。在其后人开设的诊所里,还珍藏着当年人们赠送王老立的“心存济世”檀木大匾,以及他使用过的药橱三组,药杵一个。王老立的遗像保存于朝歌街道办后张近村后人家中。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