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评论探讨 - 许穆夫人其人其诗辨伪
许穆夫人其人其诗辨伪
 
作者:牛子社  加入时间:2017-4-5 10:57:36  qxsjj  点击:

 主题:转发:

许穆夫人其人其诗辨伪
 
      许穆夫人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爱国女诗人。相传,她是卫国国君的女儿,是卫戴公、卫文公的妹妹,《诗经》中收录了她写的《载驰》《泉水》《竹竿》等3首诗。
 
     春秋时期的女子是没有名字的,但必须称姓。未出嫁时,一般在姓之前加排行,如孟姜、仲子等。出嫁后,在姓前加丈夫受封国名或氏,如秦姬、息妫;或在姓前加自己所自出的国名,如齐姜、秦嬴。死后,在姓前加丈夫或本人谥号,如庄姜、宣姜等。许穆夫人已嫁为人妇,自然不能叫仲姬(姬家二小姐),她回国奔丧坏了规矩(先王之制:国君夫人,父母在则归宁;没,则使大夫宁于兄弟)又无颜归许、伴君终老并获谥封,我们只能不明不白地称她许穆夫人。
 
       许穆夫人并非卫国国君的女儿。《左传•闵公二年》记载:"初,惠公之即位也少,齐人使昭伯烝于宣姜,不可,強之,生齐子、戴公、文公、宋桓夫人、许穆夫人……"这段话隐藏了一个很长、很复杂也很幽默的故事。
 
     卫宣公(名晋,前719一前700在位)先与正妻恩爱,生太子伋、黔牟、公子顽(昭伯),后来替太子汲选妃,选了齐僖公的女儿宣姜。宣姜太漂亮,老公公一见钟情不忍释手,就自己依河而筑新台,当起了新郎倌,而且一口气生了两个儿子,即公子寿和公子朔(卫惠公)。两公子稍长,宣姜想让自己的儿子当太子,就设计杀太子伋,不料公子寿因故和哥哥一起被杀死,连带气死了卫宣公。惠公朔即位,因年龄小而君位不稳,齐襄公(齐僖公的儿子,此时僖公已死,襄公继位,齐襄公是卫惠公的舅舅)出主意,让宣姜改嫁昭伯。这是后娘嫁儿子,好说不好听呀,昭伯百般推拒而无效,跟后娘生了仨儿俩妮。
 
       然而这以李代桃的方法并未奏效,据《史记•卫康叔世家》记载,昭伯的二哥黔牟还是赶跑惠公干了10年国君,然后齐襄公赶跑黔牟再让外甥复位,卫惠公接着干了18年传位卫懿公(前669一前661在位),卫懿公爱养鹤,养了8年把江山和姓名交给了北狄。
 
      这时候宣姜和昭伯已死。据《左传•闵公二年》记载,卫懿公的堂弟亦即昭伯的儿子卫戴公在大妹夫宋桓公接应下逃到黄河以东的漕邑,聚集卫国遗民,自立为君。许穆夫人就是此时归国吊唁并作了千古名诗《载驰》,在漕邑,她还收到了舅舅(从宣姜论起,齐桓公也是宣姜的哥哥;若从宣公论起就是她舅姥爷了)赠送的用鱼皮装饰的车、上等绸缎30匹。
 
      《鄘风•载驰》出自许穆夫人之手已由《左传》为证,那么《泉水》《竹竿》是否也是许穆夫人的手笔呢?从结构形式、人物事迹、叙事人称、诗中涉及的诸多地名看,《邶风•泉水》确实与《鄘风•载驰》有异曲同工之妙,两首诗虽然釆自不同地域,也可以认为是一人所写、两地流传。但《卫风•竹竿》也说是许穆夫人的诗就有些牵強了。一是垂竿钓鱼恐不似女子作为,二是全诗无任何与许穆夫人相关的信息,三是自己夸自己"巧笑之瑳,佩玉之傩"缺少传统的东方式含蓄,四,也是最关键的,此诗与《泉水》重复严重,"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驾言出游,以写我忧",试想,所有的诗人有喜欢自己重复自己的吗?《竹竿》是一首典型的以比起兴的诗,它写了男子失恋之痛。全诗的大致意思是:我不是有闲心垂钓淇水呀,我是想你而见不到你呀。就像泉源在左淇水在右,你和父母亲人都分开了。就像淇水在右泉水在左一样,你美丽的笑容和华美的身姿远离了我。淇水依旧,水中空留下我们荡过的小船,我独自出来垂钓是为了排解思念的痛苦呀。
 
       当然,我以上给出的也未必就是历史的真实。随着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会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撑或改变我们的判断。抛出一家之言,愿为鹤壁本土文化和《诗经》文化的研究和发展提供思考,或者成为一个反面参照。
                         (2017•4•1)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