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文化艺术 - 学者燕昭安
学者燕昭安
 淇园名士
作者:贾振君  加入时间:2017-8-1 11:38:57  qxsjj  点击:

学者燕昭安

中国先秦史学会鬼谷子研究分会副会长
鹤壁市鬼谷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
朝歌古都学会会长
中国古都学会常务理事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河南财经学院工商管理学院客座教授

   

       昭安先生少时曾暗立一个心愿:不敢学富五车、书通二酉,但愿书橱中能有自己的著作。几十年走过来,如今,燕先生梦想成真,已先后出版了《商周之际:朝歌的时代》、《朝歌三千年》、《淇水三千年》、《解读朝歌》、《朝歌稽古》、《朝歌山水》、《朝歌春秋》、《古都朝歌》、《淇园随笔》、《云梦山与八卦城》、《朝歌人物与典故》、《鬼谷子职场智慧》等诸多著作,还主持编撰了《淇县文化志》、《淇县戏曲志》、《朝歌古城古镇古村落古民居》等10部文史专著。
      而且《解读朝歌》2013年获河南省第六届社科优秀成果著作类一等奖;《商周之际:朝歌的时代》2015年7月获河南省第八届社科普及优秀作品特等奖;在淇县电视台作《朝歌大讲堂》42集电视文化讲座;在鹤壁电视台作《淇水三千年》66集电视文化讲座;还在县电台开讲座;在微信媒体刊发“淇水燕语”264期。不仅形成了一个“朝歌文化”系列,而且成长为全省乃至全国叫响的专家学者。
燕昭安先生的专家之路不是一蹴而就的,细读他的作品就会理出一些“蛛丝马迹”。他的早期作品是《淇园随笔》,其中既有文学作品,又有文史作品,已经露出一些端倪,但文史著述部分是零敲碎打的,还不够系统。随着研究的深入,他发现一个人的精力总归是有限的,面对浩如烟海的学术命题,“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于是,他作出了一个抉择,暂时与心爱的文学分道扬镳,重整旗鼓,专攻朝歌文化,正因为当年的这个决定,他终于挖掘出一口富矿,换回了真金白银——推出了学术成果集《解读朝歌》,而后又渐入佳境,有了整整一个系列。

      燕昭安先生著作(部分)
      《解读朝歌》这部专著可以看作他学术生涯的一个里程碑,也是燕昭安先生成功转型的一个标志,在这部著作里,燕先生详细解析了朝歌三千年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无论其深度还是其广度都无人能够企及,正如中国历史考古学界泰斗李学勤先生在序言中所说的那样:“燕昭安先生这部《解读朝歌》,详细系统地介绍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和历史发展,对当地的历史文化进行了发掘阐扬,其感受之深切,资料之丰富,探讨之深入,外人难以比肩。”

      燕昭安在国家行政学院讲《鬼谷子智慧之能言善辩》
      作为一个学者,燕昭安先生没有囿于书斋,纸上谈兵,而是以敏锐的历史的眼光,提出一些独到的见解,服务于当代社会,服务于家乡的发展,并以自己的影响力奔走呼吁,建言献策。

      燕昭安(左)向李克强同志汇报雲梦山鬼谷子文化研究情况
      前一时期,国内刮起一股争夺历史资源之风,朝歌古都文化面临严峻考验。殷商末代帝都的头衔,被安阳市摘走了;中国第一谏臣比干纪念活动,卫辉市做得风生水起;甚至我们本市也发生内讧,古城址以及一些与之有关的历史事件发生地也生发出一些“争议”,作为河南省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的朝歌古都的内核几被抽空,仅剩下一个外壳,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势头。

      与李学勤先生
      燕昭安先生在多个场合阐明自己的观点,广泛联系各地的文史工作者、爱好者,唤起大家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文献之中,挖掘、整理、研究,发表了大量研究文章,极大的丰富、充实了古都朝歌文化的内涵和外延。几年下来,整理出帝辛商纣王、箕子、宁戚、虞诩等数十位“名垂青史”(在“正史”中留下名字)的朝歌历史人物;“大义灭亲”“谆谆教诲”“盘根错节”等一百多个沿用至今的朝歌成语典故;“牧野之战”“三监之乱”“箕子朝鲜”等几十件影响了历史进程的朝歌历史事件;“郑卫之声”“诗河、史河、文化河”“中华民族重要的姓氏起源地”等独特的朝歌文化现象;解决了“朝(zhao)歌?朝(chao)歌?”“云梦山?云濛山?”等疑惑;倡导并主持了摘心台、纣王墓、荆轲墓等朝歌文化遗存的维护和整修,指导修建了云梦山、古灵山、朝阳寺,引进外资建设了八卦城、灵山铜顶、纯臣文化园等新景点。在大家不懈的努力下,朝歌文化愈加厚重、灿烂,影响越来越深远、广大。

      与中国古都学会会长朱士光先生
      燕先生虚怀若谷,不沉溺于“死缠烂打”,不在枝端末梢上计较,而是登高望远,独辟蹊径,创造性地提出了鹤壁市应该整合全市文化资源,倾举市之力,积极申报国家级古都的宏大设想。

      燕昭安(左)在云梦山向原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汇报鬼谷子文化交流情况
      按照燕先生的说法,鹤壁市是殷商、卫国、赵国三朝古都,时间超过200年,而且殷商是中华大一统的朝代,殷商的都城虽说在朝歌,但朝歌是华夏的朝歌,更是我们鹤壁市的朝歌,二者相距不过十几公里,距离上根本不是问题,长丰京离西安不是还有30多公里吗?鹤壁市人口超过160万,而且现在作为一个省辖市仍继续发挥着辐射带动的城市功能,因此完全有资格跻身于中国大古都之列。燕先生的设想如果能够得以实现,那么必将整体提升鹤壁的城市文化品位,使这座既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所幸的是,燕先生的提议现在已经引起了各方面的重视。

      燕昭安(右)主持16集《鬼谷子》电视剧开镜庆典
      燕昭安先生对家乡的第二大贡献是旅游文化资源的开发和鬼谷子文化之乡的申报。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是对外交往的一张名片。淇县境内不乏文化资源,但如果眉毛胡子一把抓,很难形成一个“拳头产品”对外推介,燕先生没有被乱花迷住双眼,而是一下子就揪住了牛鼻子——殷商文化与鬼谷子文化,毋庸置疑,殷商文化是国家级层面的课题,而鬼谷子文化作为地域文化最能反映出本地特色。

      2006年12月3日韩国姓氏宗亲会代表在朝歌纣王陵祭拜
      燕昭安先生作为淇县旅游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为打造“军校之母、武学之师”这张金字招牌作出了自己的杰出贡献,挖掘整理出云梦山与鬼谷子文化系列,成功地举办了六届全国鬼谷子文化研讨活动暨文化节,实现了海峡两岸鬼谷子文化研究的对接与整合,积极申报了全国鬼谷子文化之乡,大大提升了淇县的文化软实力,丰富了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

      燕昭安与毛泽东扮演者唐国强、周恩来扮演者刘劲在淇县摘心台
      燕昭安先生对家乡的第三大贡献是,作为一个文化人,义不容辞地扛起了文化兴县、薪火相传的历史责任。他事必躬亲,带头收集、整理、研究、编纂、出版、珍藏那些散落在民间或者即将消失在历史烟云中的有价值的宝贵资料,为历史为后人之继续探索留下了痕迹,留下了财富。同时,他注重发现和培养后继力量,他不吝赐教,诲人不倦,带出并锻造了一帮队伍,他们是朝歌文化的接棒者,也是淇县文化之希冀与明天。这就是他的眼界,也算是他提前布的一个局,一盘大棋局。

八卦城鬼谷子交流展与台湾“前教育部长”吴清基先生
顺便说说,在古淇水关的修复与保护中,又一次见证了燕昭安先生的远见卓识。淇水关作为殷商时代的雄关重镇,有着三千多年的历史,浓缩了殷商历史文化、遗址文化、军事文化、建筑文化、商业文化、河流文化、宗教文化和民间文化,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

      2000年参加韩国姓氏文化研讨会
      但是随着历史长河的冲刷,许多珍贵文物面临着灭顶之灾,难能可贵的是,当地有一批热爱文化与保护文物的有识之士,一直默默守望着这块“风水宝地”,他们成立了淇水关文化研究会,出版了有关文史著作,而且在现有的条件下,修复了南门、东门两座城门楼,挖掘整理出“走桥不见桥”和南门、东门外的长石板路,还准备修复500米长的南北大街,恢复昔日雄关重镇的繁华景象。

      燕昭安(前右三)陪同台湾鬼谷子研究会会长张益瑞先生在云梦山为“八卦城”选址
      燕昭安先生高瞻远瞩,及时提出“把淇水关建成鹤壁市的“七里山塘”的宏伟设想,利用淇水关丰富的题材做篇大文章,即把淇水关打造成一个集古代民居、亭台楼阁、钱庄当铺、民俗风情、客栈酒吧、工艺美术、珠宝玉器、古玩字画、美食小吃、戏曲茶座、渡口码头、划船泛舟等于一体的景区,使淇水关成为不同层次人群的乐园,成为外地游客体验、观光必到之处,成为本地民众休闲、美食的首选之地。如果目标得以实现,淇水关必将成为独具中原风味的“淇水古城”,形成鹤壁旅游一个新的亮点和淇河旅游一颗璀璨的明珠。

      2001年6月燕昭安(左)在台湾参加海峽兩岸第一次鬼谷子文化交流活動
      他们的设想和行动引起了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借国家重视文化建设之东风,搭发展旅游事业之快车,淇水关的春天终于回归,一个将淇水关纳入淇河保护与开发、重现淇水关风韵的总体规划已经诞生。

      纪念卫国石碏的纯臣文化园落成庆典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赞赏鼓励哦!

                             [原有几幅附图略之]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