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文化艺术 - 大侠---张锦熙
大侠---张锦熙
淇园名士
作者:贾振君  加入时间:2017-8-3 19:06:14  qxsjj  点击:

    

      张锦熙先生
      在小城的文化圈内,张锦熙先生被戏称为张大侠。这个名号的由来,在下没有深究,但仅从字面上也能解读出个七七八八来,侠,必是侠肝义胆,嫉恶如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性情中人。大,概因其年长,又资格老。合在一起,就是侠中侠,“飞机中的战斗机”也。
上世纪80年代,闻听有个教师叫张锦熙,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而且他练字非常刻苦,据说,他给自己定的任务是每天一洗脸盆水,用小楷笔蘸着写完,而且不是坐在凳子上,是蹲在街门口往一块锤布石上写。这还不算,关键是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三伏天,他光着脊梁板,挥汗如雨,三九天,滴水成冰,捉不住笔,他却寒暑不易,笔耕不辍,十年磨一剑。

      张锦熙先生书法作品一
      大侠还亲口讲述过一例。出名后,请他题字写市招的就多起来,他的墨迹很快也就充斥了小城的大街小巷。但大侠也有苦恼的时候,因为有些字无论怎么练总不得要领,克服不了败笔。把这样的牌匾置于大庭广众之下,总觉得有点大煞风雅。比如“某某饭店”中的“饭”字右面的横撇一笔,写出来总是干瘪瘪的,没有一点儿生气,临过无数名帖也不尽人意。那天他去安阳出差,半途中,在汽车上忽然发现路边一个招牌上这个“饭”字很好看,那一笔似一张弓,一张被拉开的劲弓,蓄势待发,饱满有力。他赶紧喊司机停下来,然后左看右看,仔细揣摩,又用手指书空,上画下画,嘴里自言自语道,不错,不错,弧度恰到好处,不宽不窄,不长不短,简直就是量身定做。这一车人却看不下去了,说司机赶快开车,一个神经病!

      张锦熙先生书法作品二
      真正见到其人是在一个特殊场合。1989年秋季开学后,全县教师集中学习一周,地点在县剧院。为了活跃气氛,每场报告会开始前,主持人总要找人上台表演两个节目,说是找人,其实是自告奋勇。可以想象,面对几千名观众,一个人没有相当的把握和勇气是绝不敢贸然登台的,但是,大侠先生上了,而且是头一炮,他的开场白是,我叫张锦熙,是东街学校的一位老民办教师,老没材料。观众哄堂大笑。最后一句是方言,大家心领神会,因为当时民办教师的处境非常艰难,辛苦一辈子了仍看不到一丝前景。面对县领导、局领导及全体教师,他用自谑的话语道出了大家的心声。接着,他表演了一段山东快书《打扑克》,他说,因事先不知道让表演节目,所以未带乐器阴阳板,不过没关系,我用嘴代替好了。当的格当,当的咯当,当的咯当的咯当的咯当,闲言碎语咱不讲……
再后来,我们都加入了淇园工作室,在一起合作共事,相互之间很熟悉了。

      张锦熙书法作品三
      在下的书法一直没有长进,想请大侠给指点一二,因为以前听不少人说过,技术或艺术遇到瓶颈之时,其实就像一张纸一戳就透,在下也想走个捷径。那天,在下第一次走进了大侠的工作间,出乎意料,古朴得近于简陋,一张破旧的大木案,一把柳圈椅子,一叠粗糙的宣纸,一管狼毫笔,仅此而已,很难想象,那些惊人之作能从此诞生。在下掏出自己的手稿,说明来意,恳请大侠先生鉴别。大侠说,有些字还说得过去,但给人的总体感觉是花拳绣腿,功夫不到家。他用的“花拳绣腿”这个词语令在下想起了西门大官人,读《水浒传》时记得西门庆的武功是花拳绣腿,练功时懒得吃苦,又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所以与武松在鸳鸯楼交手时未经几个回合,便被斩下首级。一想到此,感觉自己就是西门,心中顿生不适。大侠接着说,其实练书法根本没有什么捷径,除了吃苦还是吃苦,要说捷径的话,不知道这算不算,就是“先入后出”,即必须师出有门,博采众长,然后推陈出新,形成自己的特色,还要加强书法人文素质的修养。当时在下感到他传授的秘籍有点空泛,与各种书法专著上的理论如出一辙,不免有点失望。但是,这几年一路悟下来,越品读大侠的话越觉得有味儿,很耐咀嚼。

      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淇园工作室的成员在徐二饺子馆聚会,适逢在下的第一本文集《淇河之歌》出版,酒至正酣,老农先生提议,为祝贺小贾的文集出版,每人写上一幅作品如何?大家一呼百应。那天来了不少书家,在下真不知道,有人竟带着笔墨纸砚。可是宣纸铺开后,都互相谦让,不肯动笔。大侠说,你们要客气,我就献丑了,算是抛砖引玉吧。只见他笔走龙蛇,“大器晚成”四个行书大字跃然纸上。由他开了头,诸位终于进入巅峰状态。酒借诗兴酣畅,文字凭酒恣意,可想而知,那天喝了不少酒,也创作出不少好作品。在下也铭记了大侠的题词和良苦用心,学习书法同其它艺术一样,要有深厚的积淀,要厚积薄发,必须沉下心来,要耐得住寂寞,要坐得住冷板凳。

      其实在下十分喜爱大侠的楷书,尤其喜爱那份隽永雅丽的特质和那份如玉般的圆润,以及潜藏在文字中扑面而来的书卷气。那天,在下对他说,想讨要先生一幅楷书《兰亭序》,见大侠不得闲暇且老眼昏花,不忍开口。没想到大侠爽快地答应了,并说,这还不是笼里捉鸟——手到擒来,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别的咱不敢夸口,你让写啥我就写啥,不受时间限制。更没有想到的是,停了几日大侠又亲自送到在下上班的单位来。

      然叫大侠,总该有冷酷铁骨的一面,可惜多少年过去了,在下始终未能领教,只当是今生的缺憾了,但是,大侠并没有令在下失望,一次酒醉后终露出“庐山真面目”。他讲了一段自己的往事,在下想,应该是“酒后吐真言”,肯定不是胡诌杜撰的。他说,几十年前,我给一个单位制作了一块展板,去要账时,那个头头一直推诿,跑了三四趟,还没给的意思,我就急了,满打满算不过二百多元,难道还想敲一笔竹杠不曾?一天早上,趁上班时间,我在他单位门口堵住他,他说去开会,根本不正眼看我,我一下封住他的领口,说,今天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你休想走!人越聚越多,我狠怼了他一顿,最后,他对会计说,赶紧给他清了,这是个刺儿头。我本来想,如果顺顺利利的结帐,我在街上请他一桌,结果呢,闹到这个地步,不但请客甭想,一分一厘都不能少给,我记得清,零头是两毛,他们几个谁兜里都没有,我说你们去超市里兑换……

                                    [原有几幅附图略之]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